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家家与大叔 后日谈之十一.阿哲爸爸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lest83
原创

家家与大叔 后日谈11.阿哲爸爸

「嗯….嗯…好大….啊嗯….」一个女子的声音

「胸部这么大,乳头还这么硬,是不是天生就欠干啊?妳现在奶多大了…?」

一双男子的手紧紧捏着一对白皙的巨乳,手指紧紧捏着那对鲜红的蓓蕾,看男子手陷入温软乳肉中,可想而知那对巨乳有多柔软。

「G…罩杯…呜…好深….肉棒好深啊….」女子以背后式的姿势被男人干着。

「G啊?真大啊!说说看,妳的肉穴这么努力的夹我鸡巴,是不是很欠干?」男子继续奋力的顶着在女子耳边说。

「是….是….怡柔的淫蕩小穴最喜欢大鸡巴了….最喜欢….」女子因被男子用力拉扯头髮而抬起脸来,一张冷豔却因快感而扭曲的脸庞….

「啊啊….好爽…..干我….干我….老公….」怡柔深情的喊着。

背后的男子放声大笑,用力拍着怡柔的大屁股,大声的说

「谁是妳老公,妳这骚货看清楚眼前那窝囊的男人才是妳老公!」

怡柔向前看去,却奋力的摇头

「不是不是,背后的大鸡巴哥哥才是小柔的老公~啊啊~!」一阵高昂的呻吟!

「你说什么啊!小柔!」

阿哲大声吶喊着,两眼瞪着老大,一只手高高的向天花板伸去,像是想抓住什么似的。

阿哲空抓了一下,左右看了看,仍是那间熟悉的卧室,床头旁仍是他与她的娇妻,也就是家家的妈妈怡柔的婚纱照。

阿哲慢慢的缩回了手,喃喃自语的说:「原来是梦…」

阿哲拉起棉被向下一看苦笑:「刚那奇怪的梦…竟然会硬成这样…一定是回来这几天小柔都不愿意跟我做,才做这种梦…」

他转头看了看:「呼…好险小柔不在…不然就尴尬了」

阿哲看了看时间正是清晨,忽然总是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坐了起来仔细一听,似乎是从隔壁邻居那传来的。

阿哲蹑手蹑脚地走到窗边,稍稍的拉开窗帘一看。

阿哲不禁的吞了口口水,在他的眼珠里倒映着一道鲜白的女性肉体,贴在邻居那透明的玻璃窗上,脖子以上被墙挡住,但仍可看到女人那被拉高的胸罩跟小可爱,胸前两团厚实的肉球被用力压到变形,还有那诱人的鲜红红枣紧紧的贴在玻璃上,窗户被女子弄得咯吱咯吱的响着,搭配着那女子刻意压低的诱人喘息声,阿哲清楚的知道女子背后有着厚实的男性肉体。

「隔壁是林先生吧,没想到看他平常都一个人,竟然有这等艳货可以干…可惜看不到脸…」

阿哲心里想着,手早已探入内裤抚摸那因春梦而硬挺的阴茎。

男子忽然将女子向上抬,一脚高高的抬起,另一脚则维持立地的姿势,这姿势让阿哲可以清楚的看到女人那泥泞不堪的私密处,被不知是淫水还汗水溅湿的整齐阴毛,整个张开红润的小穴,都让阿哲恨不得可以贴近一点而看得更清楚。

男子蹲了下来,粗壮的手向那柔嫩的小穴抚摸着,女人的呜呼声似乎更加大声一点,就在阿哲头向前稍微倾一点时,隔壁的林先生的眼神似乎刚好对了过来,阿哲一惊立马向后退了几步。

「不会被发现了吧?」阿哲想着

阿哲缓缓向前爬,轻轻的再拉开一丝缝隙,只见林先生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原先正抽插女子蜜穴的手指改成向两侧用力一拉,女人满是淫液的蜜穴就这么在阿哲面前大大张开,两家的距离并不远,也就是说,阿哲连内部的纹路都能看得很清楚,甚至那深处不断溢出的白精,这让阿哲更加兴奋,也确信林先生是有意让他看到的。

心里一踏实,阿哲反而更无忌惮地将窗帘拉得更开,让林先生可以看见他正在撸的阴茎。

林先生看见后,就这么维持着手抚摸蜜穴的姿态,人站了起来靠在女人身上像是再跟她诉说着什么似的,阿哲趁这时观察了林先生的阴茎。

「好大…虽然自己的也不小,但林先生的又长又粗,看那血管爆出的样子,硬度应该也不差…」阿哲思忖着。

阿哲见到女人颤抖了一下后向旁边离去,阿哲不禁失落了一下,看来女方无法接受有人偷窥吗?

林先生蹲了下来向阿哲微微一笑,手势示意要他等一下后,比了一个讚。阿哲意会到看来还有戏。

林先生平躺在阿哲面前,双脚对着阿哲,那粗壮的阴茎直直的挺立着,林先生用低沈的嗓音说:「母狗好了没?还不快来!」

只听到一声细微的娇羞声:「主人久等了…」,因太小声,阿哲听得不是很清楚。

一个戴着面罩头戴黑纱的全裸长髮女子用狗爬式的姿势爬入阿哲视野中,面罩露出一双媚眼,但在黑纱的隐蔽下,阿哲无法清楚看清女子的面容,那鲜红的红唇咬着一个保险套的模样,更令女子那迷濛的样貌更添加了一层淫蕩的气息。

女人的脖子则有个黑色项圈上有个挂着铃铛的名牌:「母狗」,每爬一步就摇出叮铃的清脆声响,而因重力而下垂的巨乳更令阿哲血脉喷张,那前后摇晃展现傲人的弹性与柔软性的肉团,阿哲仔细评估着「好大….应该跟小柔差不多吧…」

女人像狗一般的爬到林先生身上,用嘴巴咬着保险套帮林先生戴上,戴上后还伸着舌头上下舔弄了一下。

翻过身来,屁股对着阿哲,先是用那不断溢出白精的淫穴吞吐着林先生的肉棒,而阿哲这时才发现原来女子的屁股上有个拉环。

女人纤细的手向后扣着拉环,轻轻的拉,一截又一截的圆球缓慢地从她的肛门拉出,噗滋噗滋噗滋的声音就像不断在阿哲耳边迴响似的,直到最后一颗圆球被拉出肛门外,噗休的一声,阿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女子那正呈现O型的屁眼就这样在他面前展露着。

女子又再次站了起来后,转过身来,那细长的美腿让阿哲看得更是激昂,女子以M型腿的姿势慢慢地坐下,林先生的肉棒就这么直挺挺地插入女子那正大开的肛门,噗嘻的一声,那肛门就像张小嘴一点又一点地吞入肉棒。伴随着女子压抑的闷嗯声,呜的一声女子总算让肉棒全数插入。

「母狗好好表演一下,知道吗?」林先生说道。

「是…」女子细微的答覆。

林先生的手绕过女子的屁股,然后用力的拉开女子的蜜穴,女子向后倾斜了一下,让阿哲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正插着肉棒的屁眼跟被拉开的蜜穴,不只如此,阿哲现在才发现女子的肚皮上还写着「淫蕩人妻母狗」「我爱主人大肉棒」等淫秽的字眼。

下一个动作甚至让阿哲觉得他的阴茎涨到快爆了,只见女子那白嫩纤细的手指在蜜穴上上下滑动,一个瞬间直直地插入自己的蜜穴,同时开始撑起自己的腰,让林先生可以上下摆动的抽插她的屁股。

阿哲同时间也开始快速的撸着自己阴茎,边看着林先生与女子那淫蕩的肛交与自慰。

沈静的清晨伴随着女子的闷哼声还有阿哲沈重的呼吸声下,两边都激烈地达到高潮。

阿哲的大脑因激烈的高潮而出现意识像断片般一阵又一阵的冲击,在高潮之后,阿哲慢慢地恢复知觉,手上温热的感觉提醒着自己刚疯狂射出的快感,阿哲喘着气再向前看去,林先生已经关上窗户,两人似乎也离开了。

叹了一口气,自慰的快感下有种提醒自己近期内没有享受女人温热滋味的空虚感,阿哲缓缓地走向浴室,脑里不断回忆着刚刚的画面…不知为什么…淫蕩人妻的字眼跟女子的身型渐渐地被他投射在自己那美艳的妻子—「怡柔」身上…

这个念头就跟莲蓬头的水一样,不断的淋在阿哲的脑海裏。

「不会的…应该不是小柔吧….小柔现在….」

阿哲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然抬起头,快速的擦乾身体,套入休闲的衣服,拉开房门快速的往下跑。

阿哲飞奔的方式冲到客厅一看,正巧叮的一声,烤吐司机弹出两片刚烤好的吐司,并散发着热情,在那迷雾中,阿哲见到自己的妻子正绑着马尾抬起头望着自己。

「怎么了吗,老公?」怡柔疑惑着问

「啊啊…果然不是她…」

阿哲边想着边笑笑的走了过去从背后怀抱着妻子。

阿哲:「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咦?是吗?你真奇怪欸,快放开我啦~早餐要焦了。」怡柔的粉拳敲打着阿哲的手

「好啦好啦,那我去换个衣服喔。」

「嗯…嗯嗯!」怡柔笑着点头说

看着阿哲走回楼上后,怡柔拉开朴素的上衣,里面显然没穿内衣,而肚子上正写着「淫蕩人妻母狗」等字眼,怡柔悄悄的在流理台用水清理着,嘴巴仍碎碎唸。

「呼…吓死我了,差点就来不及了哼,晚点一定要主人补偿我。」

——————-

(回归家家视角)

一大早在睡梦中,只听见房间里似乎有些骚动,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嗯…..嗯?妈咪….!」

发现妈妈正慌张的从窗户跳了进来,一身休闲上衣跟鲜红色的裙子,还有那脸满是红晕魅惑的样子,我马上从床上爬了起来。

「好啊!竟然不叫我!」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是看着妈妈,而是对面房间那个正半裸身体的中年壮汉。

「嘘!」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将手比在嘴前。

「家家,当初说好等妳考完试了吧?」

妈妈敲了一下我的头后,就从门那边跑出去了,我都还来不及回嘴,只好一脸哀怨的瞪着对面的男人。

那男人正一脸无辜摊着手,像是在说「别怪我」。

我嘟起小嘴,把身上穿的粉红小短裤拉下,原先该是少女私密的小穴处竟是一件皮製的黑色内裤,上头还挂着一个小锁。

「至少帮家家解开这个啦,主人~」

男人搔了搔头说:「那妳保证不会偷偷摸小穴?」

「我不会!」我果断的回答

「…骗子。」呜…不愧是主人一下就识破了

主人叹了口气,手指一勾示意要我向前,我乖乖的走到窗边,主人跳了过来并蹲下帮我解锁。

「嘻嘻」

「笑什么?」

「主人果然还是爱我的~」

啪喳的一声,锁一解开,皮内裤密合处就向左右拉开,我那粉嫩的小穴也展露在主人面前。

主人的手指轻轻戳着小穴说:「妳个小淫娃,不给妳碰小穴,也能湿成这样?」

「人家看到主人可是随时準备好的状态呢!」我插腰挺胸一脸骄傲的姿态。

「真是的…听好啰,现在主人给你的是跟怡柔同款的跳蛋,现在我放进去后,妳可别被怡柔发现喔?不然妳就乖乖禁慾到考完试吧。」

「是!主人!」我像军人般敬礼给主人看,虽然下体光溜溜的有种莫名的喜感。

「真是…从哪学来这么多怪东西,好了去吃饭吧,等等主人送妳上学。」

「耶!」我拉上粉红短裤,抱了主人一下后离开房间。

我快步的跑到客厅,内心满是激动,耶耶耶等等又能跟主人独处啰!

一踏入客厅,我忽然理解了主人那句「跟妈妈同款」是什么意思。

因为在踏入的那瞬间,原本静静的埋在小穴里的跳蛋忽然震了起来!随着我跟妈妈的距离远近决定震动的强度…

「喔!家家早啊!」

我抬起头来,阿哲爸爸坐在餐桌前笑着跟我打招呼,我勉强的挤出笑容回说「早啊~」,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餐桌,这时趁机的瞄了一下妈妈,发现她在料理台前低着头,时不时抬头张望了一下,嘻嘻看来她并不知道跳蛋的秘密。

「妈咪~我的早餐咧…?」我刻意的高声喊着,让阿哲爸爸的注意力向妈妈看去。

「咦?小柔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阿哲爸爸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妈妈似乎有点不对劲,虽然我体内也有跳蛋,但并没有刺激到无法隐瞒的样子,等等…难不成…?

我忽然有个想法,轻轻的咬了下下唇来减低点快感,向妈妈那走近了两三步,呜…这下有点强烈了…我稍稍瞇起眼睛调整体内的感觉,看向妈妈,发现她抓着料理台的手不断颤抖,即使如此她还是抬起头,满脸红晕,眼如秋水,笑着对阿哲爸爸说:「亲爱的没…事,只是…不小心敲了一下,现在…好了。」

这样看来,妈妈的跳蛋强度应该比我强烈许多。

「真的没事吗?」阿哲爸爸似乎很担忧的站了起来,準备向妈妈靠近,我忽然紧张起来,糟糕,我可没打算要害妈妈被发现。

就在我思考该怎么办时。

「叮咚!」

「诶?这时候是谁来了?」阿哲爸爸被电铃吸引后往门口走了过去。

我趁机跑到妈妈面前,呜…这快感有点激烈,妈妈眼睛忽然瞪大了,大口大口喘着气,她的跳蛋强度果然比我强多了。

「妈妈好色,在….爸爸面前也这样玩!」

「呜…啰嗦…..都是…..主人….呜呜…..要……不行……要高…..潮了….呜呜!」妈妈强摀着嘴,身体剧烈的抖着。

「呜呜….怎么还不停下来….在….这样….下去….」妈妈的手向下抓着那裙摆。

她的反应我在熟悉不过了。

「妈咪?妳是不是快尿出来了?」我故意调戏的问

「别….胡说….呜呜….不…可以….」

我紧咬着牙,然后用力的向妈妈踏了一步…喔喔喔喔…这快感….连我都快不行了….好激烈….

只见妈妈身体抖了抖,我探头看向她那紧夹的美腿,两个白嫩美丽的大长腿上开始有一丝又一丝的水流,然后涓涓细流忽然变成大量的潮水顺着美腿流下。

「变态失禁母狗!」我在她耳边说道,说完满足的坐回餐桌上吃着早餐。

而我知道她那低着头的美丽脸庞正浮现着满满的淫蕩表情,因为她就是喜欢这样。

房子里面两女的斗争完全没引起阿哲的注意,因为他现在正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也就是他的邻居—林先生。

「呃?林先生?」阿哲小心奕奕的向林先生搭话。

「啊!你好你好!你一定是家家小妹跟怡柔小姐的父亲与丈夫吧!」眼前的男人灿烂的笑着

「呃…是的!林先生,一直没机会去跟你问候。」

「啊,我是拿传阅板来的啦,还有…」

林先生忽然靠近阿哲低声道

「早上你看得还满意吗?」

阿哲意会过来,立马回敬一个笑容,

「没想到林先生也是个高手呢,早上那女人真的够骚,你从哪找来那种高等货啊。」

「没个事,哪比得上你家那美艳娇妻,庄先生才是我敬佩的高手啊。」林先生笑着挥手说道。

就在阿哲正打算接话时,屋内妻子那娇嫩的嗓音传了过来

「咦?林大哥?老公快邀请人家进来坐坐啊,在门外站着说话干嘛呢?」

「欸?呃看我都忘了,林先生进来一起吃个早餐吧!」

阿哲有点吃惊于平常对外冷漠的妻子对邻居的友善,则无奈又略显尴尬的向林先生邀请。

「那就失礼了。」

在主人一踏进客厅的那瞬间,我跟妈妈同时身体震了一下,因为我们体内的跳蛋比起之前又更加活跃了。

妈妈走路的姿势都稍稍变形了一下,双腿用力内八的方式帮主人拉了一张在阿哲爸爸旁的椅子,正好就在妈妈对面,而我则是妈妈旁的位子。

「庄先生可真幸福,有这么漂亮的母女俩一起生活呢。」主人笑着说,哼哼还知道说我们好话。

「唉呀,可惜我不能常在家裏啊。」

「我听说庄先生的事业都在海外,这次是休假?」

「是啊,难得公司准了我一个多月的大长假,终于能好好的待在家里了。」阿哲说着

主人刻意靠到阿哲爸爸旁悄声的说:「总算可以好好的跟夫人激情一下了是吗?」

虽然主人刻意压低音量,但还是故意用我跟妈妈可以听见的声音说着,听得我俩都悄悄地低下头,满脸红晕。我斜眼瞄向妈妈,发现她的身体微微发抖,向下一看,果然,妈妈双腿张开,只见主人的脚压在那裸露的淫穴上打转,再配合穴里高强度的跳蛋,主人那穿着袜子的脚渐渐的湿了一片。

不过阿哲爸爸似乎没注意到,只见他尴尬的挥挥手,像在说什么,不过声音太小了,听不太到。

看妈妈那努力忍着快感的表情,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我低着头故作镇定地吃着早餐,另一手悄悄地伸到妈妈背后,轻轻拉起短裙,小小的手指顺着妈妈的曲线滑动,她像是被惊吓到的猫般,整个人颤抖着。

妈妈不断地用眼神示意着我,但我趁阿哲爸爸不注意时,对她扮了鬼脸,同时中指一个用力,毫无阻碍的直入她的肛门。

「啊!」妈妈摀着嘴但声音已经发出来了

「怎么了吗,小柔?咦妳脸怎这么红?是不是不舒服啊?」阿哲爸爸抬起头来看着妈妈

妈妈满脸通红,正打算开口时,我跟主人看準时机一起对她的敏感地带施压。

「没事啦..就…啊….!呜!」

妈妈手用力敲了桌子一下发出嘣的一声。

妈妈似乎借着那道撞击,让身体暂时忘记强烈的快感,迅速的抬起头来对着阿哲爸爸危险说:

「就只是不小心咬到舌头了啦….」

「欸?是吗…小心点啊。」

阿哲爸爸虽这么说但眼睛仍盯着妈妈,看来仍有些疑虑,哼哼看来该我帮忙了。

「啊!林…大哥!等等记得载人家去上学喔!」

「欸?家家怎么可以这样麻烦人?」阿哲爸爸吃惊的说

主人:「是啦~庄先生,因为我最近在家家的高中就职,所以我直接送他去学校是顺路啦。」

「是吗,原来林先生是老师啊?那就麻烦你了。」

「不会不会!那么家家妳是不是该去準备了呢?时间也不早了!」

我看了下时间,咦?明明还早,但看主人那诡异的笑容,哼哼,这坏主人一定又有什么阴谋了!

「喔好呦,那我吃饱了先去準备啰~」

意会到主人的念头后,我将手从妈妈体内抽回,收起碗盘后就一溜烟的跑走了,在我离开后,妈妈也找了个藉口逃出主人的「魔脚」。

客厅一下子就只剩两个男人无言的吃着早餐。

阿哲有些尴尬的望着身旁那自在的吃着早餐的大汉,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这段时间都没做吗?」

阿哲差点喷出一口饭,身旁的男人淡然的说着他跟妻子的床事。

「咳咳…唉…林先生你一来就这么直接了,是啊,这段时间她总是说不想要。」

「憋得很痛苦吧,尤其是你妻子又那么漂亮,在海外没去找女人吗?」

阿哲一听慌张的挥挥手:「当然没有!虽然很想,但想到妻子就忍下来了,只是没想到…」

「别说这个了,刚刚那是林先生的女友吗?」

大叔摇着头「只是砲友。」

短短的回答让阿哲吃惊不已。

大叔大手用力拍着阿哲并直接拿起阿哲的手机按着,悄声的说:「那想要爽一下吗?这是我的电话。我偶尔会办些特别的派对。需要的话,跟我说吧。」

阿哲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呆呆的看着大叔,大叔也只是微笑拍着阿哲的肩后就起身离开了。

阿哲呆滞的望着手机,连我穿着校服一跳一跳的走向大门时回头望着他喊着「阿哲爸爸再见」都没反应。

阿哲猛然一个回神,只听见楼梯有着韵律的哒哒的声响,穿着套装搭配黑色丝袜的美豔妻子从走廊中走出,性感的身形跟硕大的胸围都被套装完美的衬托,一股热流直下阿哲胯下,又想起早上隔壁邻居那火热的一幕,这时阿哲的鸡巴已经硬到极限。

「老公,人家去上班了喔~碗筷你自己收拾好吗?」

妻子日常话语中娇滴滴的声音让阿哲更加火热,又想起刚刚跟林先生谈的事,阿哲猛然地站起。

怡柔没发现阿哲的举动,自顾自地弯下腰,拿起鞋柜上的高跟鞋,这弯腰的举动正好让那浑圆的美臀正对着阿哲,搭配窄裙下的那双长长的黑袜美腿,等阿哲意识过来时,他已经从背后熊熊抱住娇妻,双手直白的抓着那对酥胸。

「老公?」怡柔尖叫了一下,疑惑的问着丈夫。

「小柔…我…我忍不住了…」阿哲听见妻子那疑惑的话语开始有些紧张,但内心的慾望却怎么都止不了。

阿哲手越抓越紧,脸靠在妻子肩上细闻着她身上的幽香,嘴开始亲吻的妻子的美颈。

「老公…别闹了~我要上班了…」

怡柔开始做出细微的挣扎,但阿哲仍未停手,手甚至开始从衣服下缘準备探入。

「还早呢…就一下下…就一下下…」

阿哲悄然的拉起怡柔的衣服,就在这个瞬间,怡柔用力的拍掉阿哲的手,并大声斥责着。

「老公!」

阿哲没想到妻子反应这么激烈,整个人呆滞的看着妻子。

怡柔只淡淡的说:「老公,最近公司案子有点多,我必须早点去,就这样啰。」

说完就转身走出门外,只留下淡淡的幽香跟被妻子怒吼惊吓到的阿哲。

不知过了多久,阿哲才无奈又失落的坐回椅子上,看着桌上的手机仍显示着林先生的号码,他呆滞的看着手机片刻,随后用力的敲打桌子。

嘣!嘣!嘣!

「呼….呼….为什么….」

在发洩之后,阿哲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拿起手机….

——————

「叮!」

大叔坐在床上看了一下手机,呵的一声。

「嗯?」「唔?」

「啊没事没事,时间差不多了,该送妳们了。」

大叔双手抚摸着正在他胯下的两女,也就是我跟妈妈,我们正穿着刚刚走出家门的校服与套装,并像母狗般的跪在地上舔弄着主人的大肉棒。

待续

—————

在写这新的一篇时,其实有在考虑到底要继续用家家视角还是换成阿哲的视角,但后来想想在决定写后日谈时更多是想补完一些之前没写的东西,更想用家家视角的方式来描述过程,所以现在可能主要还是家家视角,搭配一下第三方的描述来写阿哲这部分的故事。

怡柔在窗前的姿势示範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