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美女主持的屈辱】(08)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字数:10310

作者:chenjie14
2020/7/2发表于:首发第一会所

此文已经完结,欢迎大家交流,后续作品目前还未定,有丝足,恋足,
绿妻,凌辱等几个挑选方案,希望大家能给点想法,多多交流。

                (八)

  「陈姐早。」

  「陈姐早。」

  毫城电视台,一个OL装扮的靓丽女子走进大厅,瞬时边上的工作人员都纷纷
扭过头去问好。

  要说这电视台,虽然也排资历,论辈分,但最主要的其实还是看咖位。眼前
这丽人虽说不是什么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但也是毫城的当家花旦,更别说,人家
老爸可还是电视台的主要赞助商,在电视台里自然要横着走了。而眼前,这个淡
淡点头昂首走进电视台的女子,自然也就是美女主持人——陈雅了。

  美女主持今天尽显OL风范,灰麻制的小西装外套,内里是白色雪纺衬衣,下
身黑色经典工装裙,配上黑色薄丝裤袜,黑色绒面跟鞋,一副标准的办公室女郎
装扮。因为今天美女主持可是要录一档她的王牌节目,经济访谈,所以美女主持
早早的来到了电视台。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经济访谈》,我是主持人陈雅。今天,现
场为大家请到的是,著名经济学家,毫城大学教授郑文敏老师,大家掌声,呃,
欢迎。」此时陈雅已经进入了录影棚,开始了节目的录制。

  不过今天的节目录制似乎并不顺利,才一开始,美女主持说话便有了一个踉
跄,还是这个失误并没有很大影响,导演踌躇了下,便示意录影继续。

  陈雅刚说完话,也意识到了不妥,但这种情况美女主持遇到的次数多了,便
脸色不改的继续下去。但此时,美女主持稍微的移动了下双腿,将双腿紧紧的并
拢起来。

  可随着节目的录制,往日里谈笑风生的美女主持此时的面容却有些僵硬,就
连对面的郑教授也不由有些诧异。在毫城,不论是商界、政界,就连文化、经济
界,美女主持也都算是个风云人物,毕竟就算免去她本人当红主持人的光芒,作
为天雅集团董事长的独女,日后必然也是掌管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女强人。而这
样一个富家名媛,是很多人都愿意交好的。

  顺着剧本,美女主持跟郑文敏教授开始交谈一起,谈论这一些实事案例,可
说着说着,美女主持突然声音一个停顿,不由有声闷哼。这个停顿略微明显了些,
就算导演再给美女主持面子,也不由喊了一下「咔。」导演这一声停,陈雅是意
料到了,美女主持不由坐正了身子,深呼吸了几口。

  最近这些天,美女主持好似身子有些不舒服,有好几天都请了假,这在台里
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不过本身陈雅在台里就是个特殊的存在,大家自然不敢多
言。这会儿,美女主持似乎还是没进入状态,导演不由让大家休息了会儿。

  陈雅挥挥手,让一旁要上前递水的助理走开,自己不由靠在了椅背上。从旁
边看去,美女主持此时是一副靠背休息的模样,但如果有人敢仔细望去,就会发
现美女主持的双手攥得紧紧的,而双腿也紧绷在一起。

  先前集中注意力的时候还好,此时一闭上眼,陈雅的思绪不由有些涣散,而
周围的声音也渐渐变得不清晰起来。

  这几天被野厨子和老乞儿几番折磨下来,美女主持在这二人面前可谓是什么
颜面都没了。陈雅现在都依稀记得,那四只粗糙的黑手,在自己身上来回抚摸,
那种毛毛的感觉,陈雅恨不得让对方直接狠狠的肏自己一番,都没这样来的折磨
人。而这几天,陈雅发现那野厨子更喜欢将自己摆成一副母狗的模样,高高翘起
臀部,让对方在自己身后随意驰骋。而那老乞儿则每次更喜欢自己用嘴巴帮他做
那羞人的事,那又黑又粗的阳具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清理过了,那一股臭味直入鼻
中,熏得自己都要作呕。而那丑恶的东西里面更是有些垢污,自己一舔到,差点
就要呕吐出来。而每次,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喜欢一前一后的夹击着自己,
自己一方面要承受从后面来的冲击,一方面又要分出心神来好好侍弄身前的老乞
儿,这两方刺激下,自己总是失去了神志,最后是怎么一番模样,自己都没了一
丝记忆。

  而这几天里,野厨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堆堆的淫药。那些黏糊糊的药水,
抹在自己的私处、胸前,让自己不一会儿就浑身发热起来,尤其是那些敏感的地
方,更是瘙痒得不得了,那可恶的两人甚至让自己羞人的要哀求他们,才肯来肏
自己,几天内,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只知道淫欲的荡妇,自己的浪叫不知有多嘹
亮,到后来,自己再去贫民窟的时候,都能清楚的看到,那些混混、乞妇们看自
己的不屑的眼神,让自己都不得不低着头快步逃离。

  经过了几天的「调教」。没错,心高气傲的陈雅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下九流
的杂碎的手段起了成效,尤其是野厨子,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地方逃过了他的
魔爪,自己如今见到他都下意识的全身发软,而那老乞儿也格外的恶心,总是一
而再再而三的突破了自己的底线,然后自己在这两人身下浪叫、求饶。

  等自己走出贫民窟后,陈雅发现自己的双腿都是发软着,等自己回到了车里,
半天都回不过神来。虽然自己已经经过了清洗,可自己身上那股腥臭的精液味,
是香水怎么也盖不掉的。

  而今天,自己在来电视台之前,早就受到了那俩人的一番凌辱,野厨子的手
段愈发层出不穷,甚至不知从哪儿,还掏出了一根又大又粗的电动阳具来。这根
电动阳具不仅长约二十公分,更是比平常尺寸粗了一圈,那又粗又黑的模样,就
如同一只巨兽一般,陈雅看的俏脸不由发白。

  可这时,陈雅根本没有反抗野厨子的勇气,不得不褪下裙子,任由裙子滑落
在脚腕处。

  「腿扒开!傻愣着做什么。」李强用电动阳具敲了敲美妇的胯下。虽然已经
不是第一次做如此羞耻的事了,但每到这时候,陈雅不由都觉得内心一片冰凉。

  听从野厨子的吩咐,美妇不得不微微屈膝,将双腿摆成一副罗圈腿模样,将
胯下暴露出来。由于美妇穿的是开裆的连裤袜,这么一提臀袒阴,整个阴部便暴
露在空气中。

  「真是又贱又骚。」野厨子就犹如菜市场买菜的顾客一般,居然一把抓住美
妇的阴唇,开始指指点点来。经过这些天的摧残,美女主持原本那娇嫩美艳的阴
户此时变得发黑,原本那爆满肥美的模样也开始变得有些软塌塌的。野厨子说着,
双手便撑开美妇的阴唇,露出内里的小孔。也许是因为这些天那些淫药的改变,
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让陈雅瞬间就没了力气,嘴里也发出一声「嘤咛。」

  「看,这婊子又发骚了。」看到美妇这不堪的模样,野厨子扭过头对老乞儿
说道。这些天,这种污言秽语,美妇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此时野厨子这么
一说,陈雅也不过是俏脸微微一红。

  而老张头则是嘿嘿一笑。虽然这老张头也是老奸巨猾,但有时露出那副憨憨
的模样,可是会让不少人放下心防。「强子,真有你的。这小母狗装得可真好!
你看看,要是走在大街上,谁敢相信这小母狗是个被肏得嗷嗷叫的臭婊子?」老
张头说着,还舔了舔嘴唇「嘿,我还是更喜欢这小母狗一本正经的模样。一想起
这婊子那副高人一等的神情,我的鸡巴又硬了。」说着,便转到美妇的背后,一
把抱住了美女主持人。那双干瘦的黑手,顺着美妇衬衣的下摆便滑入进去,一把
抓住那对肥硕的奶子。

  老张头这一抓,美妇不由再次发出一声惊呼。但这老乞儿早就摸透了美妇的
敏感点,双手抓住美妇的乳根研磨起来,再突然袭击似的掐住了那已经硬挺起来
的乳头。老张头将乳头狠狠的一掐,这剧痛伴随着刺激,让陈雅双腿一软,差点
就要站立不住了。而野厨子此时抓着电动阳具也往内里一捅。

  没经过润滑的电动阳具表面不仅干燥,而且还有着一粒一粒的凸起物,这还
没捅入多少,便卡在美妇的跨下。感到自己的下身被狠狠的一挤,美妇不由痛叫
出声来。但这时,双重刺激下,美妇的下身已经敏感的开始分泌出爱液来了。早
就将美妇看透的野厨子自然也不会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李强手上的动作变得愈发
强硬起来,粗大的电动阳具进进出出,几番捅弄美妇微微湿润的小穴。凹凸不平
的表面在娇嫩的阴壁来回摩擦,几个回合下来,美妇的下身犹如抹了油一般,变
得柔软起来。而那粗大的巨兽也一点一点的渐渐被美妇吞没。

  在上下双重夹击下,陈雅早就已经站立不住了。扒开的双腿再不停的打着摆
着,要不是身后的老乞儿抱住,美妇根本就站立不住。而比起上身的异样痛感来
说,下身的胀痛感让美妇的肉体变得更加敏感刺激起来。一条巨龙在自己的下身
进出,仅仅是野厨子的几个捅拔的动作,就让美妇的小嘴都合不拢,一阵接着一
阵浪叫起来。陈雅只感到自己的下身被硬生生的撑大,而那巨龙一点一点的犹如
钻土机一般打入自己的私处里。随着电动阳具一点一点钻入美妇的私处,陈雅的
嘴巴也微微张开,上下两张小嘴好似一个频率一般,慢慢的张开。而电动阳具也
将美妇的下身堵的严严实实的。而就在陈雅性欲最为高涨的时候,野厨子和身后
的老乞儿居然同时停了下来。这一停,让已经沉迷在性欲中的美女主持一下子感
到有些迷茫,身子都还在不自然的扭动着。而老乞儿则「嘿嘿」一笑「小骚货,
赶紧的,要上班了。」说完,居然真的不再看美妇一眼,这反而弄的陈雅浑身痒
痒难受的很,可是这时陈雅又没办法放下尊严,求二人跟自己交欢,只得再次收
拾好衣装,前去电视台。

  到了电视台,这略微走了一段路,就让陈雅感觉有些走不动了。胯下塞着那
么大一头巨兽,自己每次迈腿,那巨物都死死顶住自己的小穴,尤其是表面的那
些凹凸颗粒,更是磨的自己倍加难受,等美妇进入录制棚,就感到自己的跨下已
经湿润了。

  当录制刚开始,胯下的电动阳具居然还开始工作了起来。刚开始,这假阳具
并没有什么大动作,而是好像有些膨胀起来。这一膨胀,更是死死撑住美妇的美
肉,让陈雅猝不及防下便有些魂不守舍。随着电动阳具的运转,更是花样百出,
慢慢的开始滚动起来。那粗糙的颗粒碾着自己胯下的嫩肉开始旋转,这没两下,
美妇就感到自己的胯下一片湿润,整个下半身都没了力气,陈雅这还哪有办法录
制节目。

  陈雅坐在椅子上,可胯下的电动阳具还在持续的转动着,一时慢慢的研磨,
一时又突如其来的重击,这几个转换下,美妇已经面红耳赤,若不是顾忌着周围
的人群,陈雅都要叫出声来。到了这时,陈雅已经知道自己再也没办法工作了,
只得喊了助手上来,让她跟导演说了一声,便强撑着身子走出录影棚。

  出了录影棚的美妇便径直往楼下走去。这时胯下的电动阳具已经越转越快,
若是安静点,还能听到轻微的「嗡嗡」声响,这让陈雅更是焦急,只得从安全通
道的楼梯走去。

  一走到楼梯间,美妇不由呼了口气。此时这个点,大家都在办公室里忙碌,
偶尔就算有人,也是都在电梯间里,陈雅终于能稍微喘口气了。陈雅根本没有想
到,电动阳具的威力是如此巨大,自己刚才每一分钟都是煎熬,生怕一个扛不住,
就失态让大家都发现自己的糗态了。此时四下无人,陈雅忙一把抓住扶手,人就
弯下腰去。

  陈雅一弯下腰,就立马抑制不住的闷哼一声。美妇这一弯腰,胯下的巨龙又
深入了一分,陈雅感到这巨龙都要把自己的身子给戳穿了,双手不由紧紧抓住扶
手,青筋都露了出来。而美妇弯着腰,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电动阳具在慢慢的研
磨着,这犹如勾人的蚂蚁一样,一点一点的挠着,使得美妇根本提不起注意力来。
而这时,美妇的双腿在不停的打着摆子,那开裆的连裤袜早就湿透了。

  美女主持呆呆站在原地,可下身的瘙痒一阵比一阵来得强烈,美妇虽然尽力
抵抗着,但很快就再也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到了楼梯阶上。做到楼梯上,美妇不
自觉的便夹紧了双腿,一只手紧紧的按住胯下。可这时胯下巨龙的转动变得格外
的凶猛,一阵一阵的侵袭如潮水一般,很快就让美妇迷失在性欲中。

  美妇一只手死死按在胯下,另一只手则紧紧捂住小嘴,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
便叫出声来。此时美妇依靠着扶手,坐在台阶上,若是有人经过,还会以为美妇
是身子有些不适。不过幸好,此时楼梯间也没有人来,不然肯定会对美女主持嘘
寒问暖。而此时,美妇的双腿已经绷的笔直,脚趾头死死的顶住鞋尖,这一下一
下的冲击让美妇的背都不由弓了起来,而那只按住胯下的手也自觉的用了力气,
死死按住。很快,陈雅便感到自己的思绪被冲得粉碎,而胯下敏感点传来的快感
则支配着自己的大脑,自己浑身开始出了细汗,而小穴更是犹如发了水灾一般,
淫液一股一股的往外冒,洗刷着胯下的巨龙。而巨龙的转动也来得越发凶猛,没
过多久,随着美妇传来一阵「呜呜」的闷哼声,美女主持达到了高潮。

  高潮后的美妇整个人都瘫靠在扶手处,原本紧绷着的双腿也松垮下来。过了
好一会儿,陈雅才回过神来。美妇忙扭头往楼梯口看去,幸好这十来分钟并没有
人经过,美女主持忙撑着扶手站了起来。可是这一站起来,陈雅就不由皱了皱眉。
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折磨,美妇的胯下淅淅沥沥的不知道分泌出多少淫水来。不
仅裤袜上湿漉漉的贴着身子格外难受,甚至因为刚才激烈的喷发,裙子内侧、大
腿内侧都有一些湿痕,美妇忙有手擦拭了一番,幸好裙子也是黑色的,并没有非
常明显。陈雅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确信没人发现,忙快步走下楼去。

  陈雅这一路疾行,很快就走到了电视台大楼后面的一个小院。这儿也是属于
电视台,不过却是一个住宅楼。矮矮的四层老旧建筑,一看就有二、三十年的光
景,而且破旧的岗亭并没有人,内里也是静悄悄的,看起来和前面的电视台大楼
有着天壤之别。

  这儿是电视台的老宿舍。说是电视台的老宿舍,其实里面并没有住着什么电
视台的员工。这儿主要是给一些来电视台实习的学生、助理以及电视台的杂役们
居住的地方,就是为了方便他们能24小时为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服务。此时美妇走
到这儿,小心翼翼的带上了墨镜,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忙猫着腰,
快步拐了进去。

  岗亭一拐进去,别是一个简陋的传达室。陈雅低着头,快速瞥了一眼,便硬
着头皮,走进了传达室。而一进传达室,坐在传达室窗口的那人,赫然就是老乞
儿张金棍。

  原来,前几天,李强和张金棍两人便借着美女主持的名头进了电视台。而下
面的经理看着二人是美女主持的关系,便将老乞儿安排到宿舍传达室这个舒服的
岗位,而李强则被安排到了食堂那有油水的地方。一下子,这两人便得道升天,
脱离了贫民窟。而刚才,美妇早早便接到了信息,一收工,便不得不往传达室这
儿来。

  「哎呦,这不是陈姐嘛,您怎么来了。」美妇这一进传达室,老乞儿便殷勤
的站了起来,热情的迎了上去。美女主持在电视台其实并没有担任什么职位,所
以台里人并没办法用职务称呼美女主持。只不过因为美女主持的身份实在特殊,
所以台里上上下下都只得称呼其一声陈姐,也就几个台长、副台长偶尔能称呼一
声小陈。可现在这老乞儿这么一称呼。美妇给吓得手足无措,忙摆起手来「别,
别,不是,这……」

  美妇这一摆手,老张头也顺势下坡停了下来,但嘴里可没饶人「这有什么别
的。您陈姐在台里谁不知道啊,那气势,也就台长能在你面前说说话了,那好大
的威风啊。」老乞儿这话阴阳怪气的,说的美妇心一下就凉了下来。只见陈雅一
边摇着头摆着手,一边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张大爷,这哪能啊。小雅在您面
前可是听话了,您这样说,小雅可受不起。」美妇这给一吓的,忙讨好起这老乞
儿来。得亏现在是上班时间,宿舍楼里除了夜班下班在宿舍睡觉的,一个人影也
没,不然要是见到美女主持对这么一个传达室的大爷卑躬屈膝的,可不让人吓掉
大牙。

  得赖于这段日子跟野厨子相处,如今的老乞儿胆子也大了许多。要是早些时
候,老张头对美女主持这样的大家闺秀还是畏惧的很,可野厨子的手段可格外暴
戾,折磨起美妇来一点都不手软。可就是这样,原本那高傲冷艳的美妇反而乖得
跟只兔子似的,对李强言听计从。这几番下来,老张头的胆子也大了不少。

  美妇这么一怂,老张头便大摇大摆的坐回了椅子上,翘着脚,居然还拿起了
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将诚惶诚恐的美女主持给晾在了一边。过了一会儿,这才
开了口「这还差不多。我说小陈啊,你是什么货色外人不知,你张大爷还能不懂
嘛。我看你今天懂事,才给你提点两句。」不得不说,这几天进了电视台,耳濡
目染之下,这老乞儿说话也有些文绉绉起来。

  这段日子的折磨下来,让美女主持的耐心也差了许多。而在市井里摸爬滚打
的野厨子和老乞儿却又是折磨人的好手,比起那些凌辱人的手段,这种将自己吊
起来半天不放的冷性折磨也经常让陈雅惊吓不已。老乞儿这一开口,陈雅自己都
没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多献媚「是,是。多谢大爷您的提点。」要说在电视台里,
就连台长说话,美女主持也时常不理,可是面对这老乞儿,美妇可不敢拿乔,忙
点头哈腰的。

  美女主持这越是顺从,老张头这谱子摆的可就越大了。老张头扫了美妇一眼,
那股子小人得志的劲散发出来,可是大家都看得见的。而老张头此时却还志得意
满,居然真的跟领导点评一般,颔了颔首「怎么?现在还带着墨镜,你这小母狗
谱子还真大啊。」

  老乞儿这话一说,陈雅才想起来,刚才为了避免被人认出,自己可还带着墨
镜,这会儿忙将墨镜给摘下,丢到了脚边。美妇这一摘一丢的动作可格外迅速,
老张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爬过来吧。」

  虽说自己也不是没做过这中狗爬的动作,可此时毕竟是在电视台里,美妇不
由有些难为情的看着老乞儿。

  「怎么?刚才说过的,现在又忘了。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不知道嘛!不过就是
我们养的一条小母狗!平日里是给你几分面子,怎么,现在还要造反了?」老张
头这话一冷下来,美妇这哪还敢耽搁,不得不顺从的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真爬
了过去。

  不得不说,美女主持可谓是媚从天成,虽说平日里一副冷傲冰霜的模样,但
私底下那股媚气扑面而来。仅仅是这一趴、一爬,那腰臀之间扭动的风情,让老
乞儿的胯下便硬了起来。

  早在自己接到信息要来这儿的时候,陈雅便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又是一番折
辱。可不得不说,这些天的调教,尤其是各类低贱的淫药,让美妇的底子改变了
许多。在最初,美妇还会觉得格外屈辱,可现在则是欢愉居多,而屈辱也成了其
中的一味调味剂。被老乞儿这几番侮辱下,陈雅自己都不觉得被代入进去,想想
平日里那些巴结自己的电视台员工们,跟在自己屁股后讨好自己的那些小领导们,
要是此时看到自己是这副模样,又会怎么凶狠的折磨自己,想到这,美妇的胯下
不由自主的就再次湿润了起来。而这一起反应,美妇不由想到自己的胯下此时还
藏着一条巨龙,早上那出为完的淫戏,让美女主持的双眼都有些迷茫起来。

  美妇这副淫媚的模样一下子就勾起了老乞儿的火。老张头一下子就连声音都
有些变了,低沉的让美妇将外套褪去,连衬衣都解开了大半。而早就等不及的老
乞儿甚至将美妇的裙摆给掀了一起,撸在了腰上。

  美妇这衬衣一解,那对肥硕的奶子便蹦了出来。不得不感到神奇,这短短半
个月,美妇的奶子愣是大了一个号,要是此时美妇还穿着胸衣的话,估计还会觉
得憋得难受。看到那白花花的大奶子,老乞儿一把抓住美妇的发髻,将美妇拖到
了自己身下,而老乞儿的裤子也脱了下来。而此时,在传达室内,一个老头坐在
窗口,可在窗口下,谁也没有想到,则是电视台的当红花旦,美女主持——陈雅,
则衣衫不整的蹲在桌下。

  美妇蹲到了屋子里,努力的将身子缩到桌子底下。这种老旧的桌子,两旁刚
好有柜子和抽屉,若不是低下头从底下望去,旁边是看不到人的。而正面则是老
乞儿坐住,如果不是从老乞儿的背后,也难以看到人。陈雅半蹲着身子,缩到了
桌子底下,而老乞儿则半脱着裤子,金刀大马的坐在椅子上。美妇这半蹲着身子,
小心翼翼的喘着气,将双手伸了出来,要去握住老乞儿的阳具,老张头看着美妇
畏畏缩缩的模样,便伸脚一踢,让美妇双膝着地,跪坐在地上,而脖颈便不由得
的一伸,老乞儿那又黑又丑的阳具便耸立在眼前。

  看到美妇那俏丽的小脸就在自己的鸡巴前,老张头不由往前一挪,早就高高
昂起的鸡巴便直挺挺的顶在美妇的红唇上。又骚又臭的热气一下子直扑美妇的鼻
子。也不知是因为多年的积垢还是生活习惯的问题,老乞儿的鸡巴如今还是格外
腥臭,就算舔过多次,陈雅还是感到有些犯呕,但老乞儿哪顾得了美妇的感受,
鸡巴往里一顶,便插入美妇的口中。

  要说野厨子和老乞儿这两人,虽说对自己都摧残至极,但两人还是有些不同。
野厨子格外暴戾,好似跟自己有深仇大恨一般,陈雅对其畏惧至深。而老张头则
是格外羞人,虽说换了衣装换了环境,但那股老乞儿的气息是怎么也抹不去,而
且老乞儿的身上总是有股馊臭味,加上老乞儿又老爱羞辱自己,对于两个人的感
受,总还是有些不同。

  这么多天来,陈雅早就逆来顺受了。此时缩在这狭小的桌子下,美妇居然还
开始了对两个凌辱自己的恶人进行比较起来。而这时,美妇的香舌早就开始灵活
的舔弄起来。可能因为主持人的原因,美妇的香舌格外的灵活,而那红唇更是诱
人至极,一吞一吐之下,老乞儿不由得闷哼一声。美妇的臻首在老乞儿的胯下一
来一回,柔软的舌头更是将老乞儿的龟头舔了个便,而老乞儿这时也舒服的抬起
头来,那臭脚更是一伸,顶住了美妇的胯下。

  美妇的下身穿的可还是开裆裤袜,因为前面发泄过的原因,黑色的薄丝裤袜
早就变得一团糟,上面满是白浊的污渍。而老乞儿也没有脱鞋,那胶鞋的鞋底黑
漆漆的也不知道沾了多少污物,就这样一脚直直顶住美妇的胯下。老乞儿这脚一
顶,轻松的就将开裆裤袜给撑开,那有着防滑纹的鞋底就在美妇的胯下摩擦起来。
防滑纹来回压过那柔嫩的阴户,让美妇一下子也忍不住浪叫起来。

  陈雅这边一边浪叫着,嘴里却不敢停,可这双重折磨下,美妇的双手都不知
道往哪儿摆,不得不一把吐出了那粗大的阳具,喘了口气。可这一吐出来,陈雅
又不敢休息,只得努力的伸出舌头,舔舐着老乞儿的睾丸。可老乞儿的脚此时在
美妇胯下翻江倒海,几番摩擦配合上电动阳具的转动,美妇浪叫的时候可比口交
的时候来的多得多了。此时美妇倒是爽了,可老乞儿倒是空闲了下来,这哪儿行。
老张头一把抓住美妇的头发,将鸡巴狠狠的再次插入美妇的小嘴中。

  腥臭的阳具再次顶入美妇的口中,但这时美妇已经沉沦在爱欲中,那股腥臭
味在陈雅此时闻来,反而还有了些许催情剂的感觉,美妇陶醉的微微眯着眼,但
冷不丁,老乞儿将阳具狠狠一插,直直顶住美妇的喉咙。这一顶,美妇感觉都有
些不能呼吸,整个人又蜷缩在桌子下,根本无处借力,双手不由胡乱挥着。但老
张头可就最喜欢看美妇这股跪地无门的模样,几下狠狠的抽插,顶得美妇都要忍
不住咳嗽起来。但此时老乞儿的鸡巴可还在自己的口中,陈雅只能强忍着。

  老乞儿难得这样的暴行,反而给陈雅带来了不一般的感受,加上下身巨龙的
转动,上下猛攻下,美妇再次进入了状态,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蜷缩在桌下,
只剩下「呜呜」的浪呼声。

  老张头这一顿抽插,感觉好似都要上了天,从没有过如此过瘾的感受。鸡巴
狠狠的顶入美妇的小嘴,而包皮在那牙齿上轻轻刮过,让老乞儿忍不住吸了口凉
气。不过这异样的口交让老乞儿很快就达到了极点,老张头一声闷哼,那早就粗
大的鸡巴居然再次大了一圈,接着一股热气喷出,很快,一大团一大团的精液像
弹药一般,喷射在美妇的小嘴里。

  滚烫的精液又多又浓,顺着美妇的喉咙喷射出来,猝不及防的美女主持只得
努力的吞咽着,才能避免自己被噎着。而看到美妇吞食着自己的精液,老张头也
忍不住笑了起来。想不到这淫妇都还不需要自己的调教,别识相的吞食了起来。
老张哈哈笑着,便把软下来的阳具给抽了出来,此时阳具上可还有些残留的精液,
老张头看着美妇那满脸潮红的俏脸,便将残留的精液一下子在美妇的眼睑、俏脸
上涂抹起来。

  这老乞儿一涂抹,陈雅这时才反应过来。可这时候,自己又哪有躲藏的地方,
陈雅胡乱的扭着头,可老乞儿的精液反而更是将自己的俏脸涂了个遍,等老乞儿
穿上裤子的时候,陈雅的俏脸上已经满是一块一块的白浊精液,还有嘴角那狼狈
的口水印。

  而美妇和老乞儿这一折腾,此时便到了临近12点,大家很快就要下班了。这
时,突然有人走进了传达室,这刚还在扭动着身子的美妇一下子整个人都僵了,
就连呼吸都屏住了,生怕惊动了来人。

  「那贱货呢?」只听见一声略带沙哑的声音。早就对其畏惧如虎的陈雅,一
下子就听了出来,野厨子!这一松懈,早就别扭的拧着身子的美妇不由撞到一旁
的柜子。

  陈雅这么一跌,老张头也已经「嘿嘿」的站了起来,让出了位置。这时,陈
雅也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只得撑着身子爬了出来。

  一听到野厨子的声音,陈雅便不由自主的有些畏惧,也来不及整理仪容,别
爬了出来。此时美妇的俏脸可是一片狼藉,花白花白的,哪还看得出早上那副高
傲眼里的模样,而衬衣也是大大敞开着,肥硕的奶子直接吊在胸前,一团白花花
的美肉晃得亮眼。可再往下的模样却有些让人鄙夷了。美妇的腰间胡乱堆着裙子,
胯下则一片狼藉。杂乱的阴毛胡乱的堆积着,而那阴户则是乌七八糟的满是一团
一团的污垢,两瓣阴唇更是敞开着软趴趴的,就连常年卖淫的小姐都不如。而美
妇大腿处的丝袜早就被浸透了,甚至还有一些已经干涸的精斑,美妇腿上的丝袜
则是一片一片的灰尘,甚至随着美妇的爬行,地上还流下一道水渍。

  「贱货!」看到美妇被玩成这副模样,李强鄙夷的吐了口唾沫,接着一脚踹
在美妇的奶子上,将陈雅踹了个仰朝天。这时,美妇仰躺在地上,而胯下的电动
阳具格外醒目。

  看到美女主持此时这副脏兮兮的模样,比起荤素不禁的老张头来说,李强倒
是没了兴趣,野厨子冷哼一声,则将裤子里的遥控器拿了出来,随着一下开关,
美妇胯下的巨龙开始剧烈的转动起来。

  本身只是慢慢研磨的电动阳具突然剧烈的转动起来,让瘫软在地上的陈雅整
个人都扭动了身子,胯下这突如其来的几下重击,让美妇不由赶忙夹紧了双腿,
可美妇不管怎么扭动,胯下的巨龙捣弄的却愈发剧烈起来,不过短短一分钟,美
妇不由发出「嗬、嗬、嗬」的浪叫,连口水都流了出来。而一旁观看的老张头,
也根本没有想到,这电动阳具的威力如此巨大,就这么一会儿,美妇居然就如同
一头只知道交媾的牝兽一样,就这样躺在地上浪叫起来。而此时陈雅却还有一丝
清明,可自己胯下的巨龙实在太厉害了,本身从早上开始就一直饱受性欲折磨的
美女主持怎么还扛得住这种折磨。而马上,李强居然还伸出一只脚,一脚踏在美
妇的阴户上,一下子狠狠踩住,让美妇的臀部一下子没法扭动。这一下踩踏,一
把点燃了美妇心中那略微压抑住的淫水,只见陈雅的双眼一翻,居然接着开始抬
着头,双手紧紧握住自己的乳房,双腿缠在一块儿,很快,美妇的胯下就泛滥成
灾,淫水不停的流出,而美妇也开始抖动着身子,那姣好的俏脸则扭曲成一团,
明亮的双眸也变得无神,口水顺着红艳的小嘴开始流出。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