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浮生小记】(1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ello110
2021年/09月/29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7275

     咱们紧接上文。

  咱们正式的洽谈业务,连带着审阅合同文件,可就不能去什么场子了。要说
起来,刘姐的别墅,也是能办公用的,不过杨总这点交易额,还不够资格去的。
当下就找了个酒店,包了个小会议室,小茹拿了两个文件夹,就给我跟吴总过目。

  吴总可是听我说过小茹的,眼瞅着手都要摸人家丝袜上了。我装模作样的
「咳」了一下,别那么猴急嘛。杨总看在眼里,笑嘻嘻的,他跟沪公子打过交道,
自然也知道吴总了,看到吴总挺满意他这侄女,他可是高兴得很。

  吴总的性格,我多多少少有提过一些。要是有人只看他玩女人的疯癫样,就
去小瞧吴总,嘿,那就准备吃大亏吧。

  能在大上海混,还没有被人丢进河里,也没有寻个高楼往下跳的,一律都是
有真本事的。沪公子为什么要吴总管理印章合同,这说出来,我都不信。吴总的
大学,竟然是念的法律系。

  我倒也是懂行的。跟着我老板那么些年,合同范本什么的,背都能背一些出
来。办事就得有办事的样,提醒了吴总一下,我们也就认真的阅读起来。

  大致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数量价格都是谈好点头的,别看我们没有正式
的签署,我也曾经提过的,有些场合下,点了头的事情,可比白纸黑字更有说服
力,合同只是闹翻了之后,对薄公堂的证据罢了。

  吴总可就发挥他的专长了。逮着点小问题,小题大做。主要是一些增值税,
附加税的问题,我们这单买卖,等于是委托杨总的外贸公司,对外出口的,我们
签的是委托合同,这就有点复杂了,其中有一点东西,是私下协商的,原因后面
会交代。总之呢,给钱的不是杨总,而是韩国公司。

  在我们国家的税务制度上,这个形式的征税,可就不一样了。吴总就咬定这
点,这其中是有点文章能做的,一次两次生意,影响不大,要是形成往来关系,
肯定要杨总吐一点出来了。

  吴总也是个会说话的,盯着杨总就说,「老杨你是要长期替我们办事的,一
回两回也就无所谓了,天长地久的,这税钱,可不是小数目了,咱们得订一个章
程出来,麻烦是麻烦些,也是一次过的东西,以后照着办就行了嘛。」

  而我也提出个问题。这是对外贸易中,最容易扯皮的问题。就是两边的汇率,
这个玩意怎么算。我也提过的,大宗的贸易,不存在什么货款两清的,别人不可
能直接就全都提前付清,最起码也得咱们的货物,到了别人的港口,别人的海关
验收完毕了,才能去要钱。

  那么,这就有个问题了。比如说,现在我们签订制造合同,我们就得采购原
料,生产加工,没毛病吧,我们不可能制造一批成品,压仓库吃灰吧。那么,这
是需要时间的,到最后上船,运到别人家门口,这个时间,少则一两个月,多则
半年,都是很正常的,要是运到非洲,光船运时间都一个多两个月了,对吧。

  这就存在一个回款周期的问题,关键在于汇率是一直变的。这个问题,往大
了说,就是非常大的问题,为什么老美,一直要把控着,非要以美元,作为通用
的交易结算货币,我就只能简单说一说,稍微详细一些都不行,为什么呢,光是
这一条,足够我写本几十万字的书了。

  还是举例,我们按签署的当天,签署的货物,人民币的价值,换算成美元,
订了价钱,比如这个时候是5比1。那么,韩方公司,收到海关的提货单,或许
是两个月以后的事,那就不好意思了,也许石油危机,也许金融危机,也许老美
又打仗去了,这个时候的汇率呢,变成了3比1,这是个什么意思呢,咱们人民
币升值了呀,美元掉价了呀,购买力已经不足以支付,我们的货物,实际的人民
币价值。

  大家能看得懂我的意思吧,这不得扯皮啊,扯个三五年都是正常的。

  为什么老美要打压我们,也就是因为,人民币的地位,人民币的性质,越来
越稳固,越来越稳定,已经影响到,美元作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的地位。

  换句话说是怎么呢,我们签这玩意,到底怎么算,算人民币,韩元,还是美
元。但是,无论怎么结算,汇率问题都是存在的。我们现在千儿八百万的,无所
谓对吧,要是数亿,十数亿,数十亿呢,小数点后面三四位,稍稍变动一下,就
足够一个正常人,打工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

  杨总玩进出口那么些年,其实也是赚了一部分,汇率差的钱。这些门道,太
深了,我连皮毛都算不上,只能说是大概了解一点点。

  为什么我提这一点,因为我老板的企业,是有一个法务部的,部长姓方,专
业搞贸易官司的。我们内训的时候,方部长就强调过,外贸合同,最容易做手脚
的,就是这个地方,也是最容易吃亏上当的。

  我当时在本部里,正是拼命学习,努力博上位的时候,所以这一条,我记得
非常清楚,管他杨总动没动手脚,先打一棒子下去,诈一诈他。

  连吴总都一下子看着我。我这个沪公子的老弟,没有什么能力去投资,那除
了溜须拍马之外,肯定就要有点真本事的,不然光靠着沪公子喜欢我,那吴总和
刘姐这些,捧着真金白银陪沪公子玩的,怎么会瞧得上我呢。

  杨总也是没想到的,我还懂这些门道。他可读不到我的心思,更不可能知道,
我肚子里的东西,也就到此为止了。他可就不敢大意了,万一我是个行家呢,你
这搞手脚的,我直接就撕合同走人的,你就是把亲女儿带出来,也不可能再跟你
杨总打交道的。

  杨总手里自然也是有一份的,一式三份是最少的嘛。他装模作样的看了看,
关于结算的条款。杨总也是个人精,他摸不准我到底懂多少,就试探着问我,那
要怎么个结算。

  我这就有点甩脸色了。你个搞外贸的,汇率汇差问题,你不跟我谈清楚,反
而问我怎么办?而且这个问题,不光是我跟杨总就说了算的,还要韩方也认可,
不然就是一场国际贸易官司了。

  我把文件夹一推,「杨总啊,你先跟韩方交涉吧,我们这边,肯定是希望以
本国货币结算,咱们是搞制造业的,不是炒外汇的,管你外面涨还是跌,我们收
人民币就行,并且要约定一个溢价。」

  杨总马上就表示,立刻跟韩方联系。

  我们这种洽谈,肯定是白天了,韩国跟我们时差也就两小时,不存在什么打
扰对方的。

  吴总瞧着杨总出门打电话,伸手就拍我肩膀了。

  「X总可以啊,老吴都没想到这一节呢,搞美元确实有不稳定因素,老美太
混乱了,总统的发言都可以改来改去的。」当时还是特朗普执政,所以吴总会这
样说。

  我也不怕小茹还在场,「吴总啊,他们这些搞外贸的,门道太多了,有一些
专门就是赚汇差钱的,两头吃,比明面的利润还高。」

  小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场面挺严肃正经的。她穿成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
杨总交待的,签了字,就是要挨操的,说白了就是花瓶,都得听杨总的安排。

  我跟吴总也不搭理她,一会有的是时间交流,吴总可是要操得她喊爸爸的。
我跟吴总又拿起文件,当着面就讨论别的一些细节。

  大约有半个小时的样子,杨总才回来。我本就是察言观色的高手,一眼就看
出点问题了,韩方貌似是很急切的需求这批装配机器人,肯定是做出妥协的。杨
总眼珠子一直转,分明是得到韩方的准信了,他现在是盘算自己的小心思呢。

  杨总哈哈一笑,「吴总,X总,老杨能跟二位打交道,一时激动,有点唐突
了,哈哈哈,那么,我们就按人民币结算吧,不管什么时候到港,一律按人民币
收钱,管他们外面杀人还是放火,咱们不受汇差影响,如何?」

  我跟吴总对视了一眼,这是可以的,风险是转嫁到韩方了。比如说,大概个
汇率是180比1吧,韩方花180能买咱们1块钱的东西,那么,有可能到时
候是200才能买1块钱了,那我们无需关心,只收我们的1块钱就行。

  这个问题,必须去修改,或者附加在后面就行。

  吴总提的税差问题,其实也就是他故意刁难,这个方面,是有一个统一的约
定的,也就是我提过的,退税的问题,大家只需要记住,卖给本国的东西,是不
能退税的,卖给老外的东西,符合政策是可以退税的。这个税,是指增值税,别
的附加税,比如什么倾销税,进项税,个人所得税,这些是不能退的。

  吴总提的猫腻是什么呢,就是杨总是本国公司,我们卖给他,多少就是多少,
这个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杨总实际是让韩方支付的,他就可以去找海关,申请
退税,对吧。那我们已经支付了税款,现在进了杨总口袋,是这样一回事吧。

  按着行业的规矩呢,这种情况,退税部分,应当是杨总去处理。为什么呢,
我们前面说了,这个退税是增值税,那增值的地方在哪呢,原材料变成产品,增
值了对吧,但是这个部分,是我们公司的事,退也是直接退给我们公司账户的。

  杨总把我们的产品,再出口出去,这一下又增值了吧,不可能亏本贴钱卖吧,
这没问题吧,那么这个部分,也就是杨总去创造出来的,大家明白这个意思吧。

  吴总的意思呢,现在千儿八百万的,退不了几个钱,日积月累下来,你杨总
可得意思意思了,换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你杨总得封一封我们哥俩的口,也就是
我说的,小鬼难缠,我们哥俩,就是难缠的小鬼了。

  说到这个问题,杨总就笑嘻嘻的了。咱们谈事情,最怕的是什么,最怕对方
不开口不伸手呀,油盐不进的,你怎么谈,谈个毛线啊。只要开了口,要钱还是
要女人,那都好说嘛,只要在杨总的利润范围里,都可以谈一谈嘛,这个小茹,
不就是摆明了要挨操的嘛。

  杨总可就直接凑过来了,「吴总,X总,这些东西,咱们就别写进去了,多
难看啊,二位还信不过老杨吗,逢年过节的,肯定会有孝敬的嘛,哈哈哈,X总,
我这个侄女可是一直念着您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吴总又提了点小毛病,也都是些无
伤大雅的东西,杨总也都一一做出妥协,瞧着差不多,我跟吴总,也就签了字。

  这个时候,可不是算签合同了哟。我之前详细的说过这些规矩的,充其量,
现在只是同意了一个意向,签署了一个协议,作数吗,当然作数,只要我跟吴总
没走出门口,都作数。但是明天还作数吗,嘿,那就不一定了啊,没准一会儿,
我跟吴总玩得不爽,那就再重新谈咯。

  那有朋友问了,怎么才算法律意义上的作数呢。那肯定就得盖章嘛,吴总管
理印章合同,大伙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我们的公章先不提,沪公子的私章,我老
板的私章,都是吴总拿着的,吴总万一被人绑了,公章可以给,这俩私章,打死
他都不能交的。你签合同,不盖企业公章,不盖企业法人的私章,你跟我说这叫
合同吗。

  大家可千万要注意了,出去办事,可不是签字就万事大吉了,必须是盖上带
五角星的公章,单单的签字还比不上私章管用的,咱们无论是私下纠纷还是去打
官司,私章都是作数的。

  或者换个说法吧,你给人借钱,你是要人签字,还是按手指印呢。普通人就
是按指纹,有身份的人就是盖私章。

  杨总把文件夹收回,他该去修改添加的地方,要抓紧办。下一回就是真正的
盖章了,别又让我们瞧出什么毛病。

  瞧着也差不多时间了,我们是下午谈的,几个小时,刚好就是饭点嘛。杨总
直接在酒店,把会议室退了,再要个餐厅的包厢。过来握着我的手,当着吴总的
面,塞了张房卡给我。这就是很明显的意思了,也不用去什么场子,一会咱们就
在这里喝,喝得差不多了,上楼睡觉。

  不会有朋友以为,我跟吴总俩男人抱着睡吧。

  酒菜的规格,也就不用多说了。杨总事情办好了,以后就是能赚大钱的,一
条生产线就是至少按几千万算的,杨总搞个百八十万不过分吧,我们当时是国内
领先的,杨总作为商人,敏锐的市场嗅觉,是必不可少的了,他心里算得清清楚
楚的,恨不得把国宝都宰了做成菜。

  小茹妹子,肯定是有一份功劳的。杨总瞧着吴总挺喜欢这种自然款式的,我
就不必说了,操都操过一会了,想必也不会亏待小茹。以后有什么沟通的,让这
丫头来就行了呗。

  这妹子不知是可以拿一份高额提成而开心,还是傻乎乎的啥也不懂。一直就
跟我们哥俩敬酒,我这瞧着小茹的架势,灌懵我们哥俩,少挨点操是吧。杨总也
跟着劝酒,笑哈哈的样子,他可就没什么顾忌的,反而帮着我们,灌小茹喝酒。

  我跟吴总私下吹牛逼的时候,肯定也是不着调的,当时我跟他说这妹子不耐
操,他却调笑着,老杨没准也眼馋得很,搞不好都先用过了,说是得问问清楚才
行,哈哈哈。

  也都心知肚明的,没吃喝多久,但也是挺能喝了,四个人开了三瓶,两瓶见
了底,还有一瓶喝了一小半,约莫也就人均半斤,微醺而已。

  老杨又故技重施了,说要上厕所去。这上个毛线的厕所,肯定是去买单,然
后自己玩去了呗。丢下这侄女小茹,随我们轮着玩还是一起玩。

  吴总还装模作样的,人家都心知肚明的,非要找个由头,说自己喝晕了,要
小茹扶他回房间。我差点没笑出来,房卡在我手里呢,你搁着装毛线,上回被龙
哥抓去灌酒,起码一斤半的量,我可是瞧得清清楚楚的。

  吴总搂着小茹的腰,靠在小茹身上。我跟着后头,看着吴总装呗。都还没进
房呢,走廊上就捏起小茹的屁股了,连带着短裙也扯动着。我在后面可是瞧得清
楚了,这死丫头,今天不被轮得嗷嗷叫,那就怪了。小茹穿的超短裙配黑丝,吴
总动手动脚的,屁股蛋都瞧着了,哪有什么内裤的踪影,就是玩真空呗,或者是
嵌到肉缝里的丁字裤。

  等我去开了门,插上放开取电。好家伙,门都没关呢,吴总就把小茹的短裙,
撩到腰上了,这一下就清楚了,死丫头,玩真空的。我赶紧把门扣上,下了门栓,
我得先洗个脸,让吴总先弄呗。

  我这水龙头的声音,都没遮住小茹的浪叫,等我擦了水,出门一瞧,吴总直
接把人按在墙上,一手伸在小茹双腿间,使劲的搓揉,一手解自己的裤子,放出
家伙来,磨蹭在小茹翘起的屁股上。

  我瞧着脑子疼,好歹让人家妹子也洗把脸的,灌着喝了不少,满身酒气。吴
总瞧着我坐到沙发,坏笑一声,拍拍小茹的屁股,赶着她过来,还没等人家过来,
按着跪上沙发,伸手就把小茹的丝袜,扯到腿弯上。

  吴总是要拽头发的,小茹的头发,可不够长。那也没事,卷起围在腰间的短
裙,用手拉扯着,一下就操得小茹,「哇」的怪叫一声。

  吴总可是憋了一下午了,拉着小茹的短裙,跟骑马似的,操得小茹,摇头晃
脑,「哇哇」大叫。

  「啊啊啊,叔叔轻一些呀,小茹受不了。」

  这妹子我可是知道的,当时也是乱顶了几分钟,这妹子就高潮了。小茹被撞
得挨到我身上,身体也开始发软,我伸手把她的上衣,从头上脱下,这妹子,内
裤不穿,内衣也省了,我一捏她奶子,这妹子就尖叫了,「啊呀,不要,不要啊。」

  上回临走了,我才发现的,这妹子的奶子,才是弱点,一捏乳头,口水都要
流出来。我还是摘了她的眼镜,拽着她的头发,另一手用力的搓揉奶子,重点攻
击乳头。这妹子果然就大张着嘴,呼喊起来。

  「别啊,啊啊啊,别捏我。」

  话没说完,就软了下来,头也伏到我腿上。其实我从内心来说,是不怎么喜
欢这样欺负女孩子的,当然那些场子里的,是另回事了。我跟老板混了那么些年,
我们企业也有营销部,一些销售的手段,我自然是有所耳闻。

  小茹本就喝了不少,此时的姿势,屁股撅得老高,整个上半身都伏低下来,
头更是压在我大腿上,含含糊糊的浪叫,不多时,口水就沾湿了我的裤子。

  吴总拉扯着小茹的短裙,狠狠的操弄着,突然就往前一顶,不动弹了,「操,
X总,这妹子不会是高潮了吧,怎么没觉得有水喷出来。」

  我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这妹子算是挺敏感的,也不是所有的妹子,爽到一个
点上,都会喷的。我挪开一些,扒拉一下小茹的头,舌头都伸出一截,叽叽咕咕
的声响,应该是本地方言。

  吴总也心里有数了,一下又动起来,「哈哈哈,这妹子,今晚不得爽上天了,
真他妈够紧的,怕是要被操到哭了。」

  我瞧着这妹子,又是一副骚样了,难不成也是个受虐属性的。小茹眯着眼睛,
口水都拉丝了,「啊啊啊」的叫唤,不时的大呼一声。我可没有什么怜惜,也脱
下裤子,小兄弟也是已经站立起来,半跪到沙发,往小茹嘴边凑。

  这妹子之前说不会口,现在被吴总肆意奸淫,又明显是高潮了一回,张着嘴,
哪还管得了什么,一下就被我顶了半截进去。吴总看我也玩弄,更加卖力了,操
得小茹又是发软起来,嘴上被我塞得满满当当,摇头晃脑的,只能发出「唔唔唔」
的声音。

  吴总玩的女人,绝对比我多多了。「哈哈哈,X总,这妹子又不行了啊,我
们哥俩怕是能把她玩成傻逼了。」

  这妹子也是奇怪,下身水量一般,嘴上的口水,可是真不少。被吴总按着腰,
才十来分钟,就要高潮两回,胡乱含着我的家伙,也不会舔弄,任由我塞在嘴里,
流了一沙发的口水。

  我瞧着吴总似乎也开始冲刺,我腰上也配合着。这妹子肯定没有被同时塞满
过,也不懂如何招架,被我顶到深处,一阵阵的干呕,嘴巴张得大大的,呼吸都
有点困难。吴总这一发,可算不得他的真实水平,这就是在外面玩女人的区别了。

  吴总在家里,折腾他那个包养的小妹子,随便都是二三十分钟起步,现在玩
弄这个小茹,除了发泄兽欲,心理上的刺激,是要更为强烈的。

  把我也弄得兽性大发,那就没她的好了。我跟吴总也商量过,我戴套就行了,
等会拉她去洗干净了,再换成吴总戴套,这妹子,今晚不挨个五六次,肯定是不
够的。

  等我把小茹脱个精光,往床上一拉,这妹子就浪叫了。

  「呜呜呜,坏叔叔,这样会操死小茹的。」

  我摁着她腿弯,狠狠一顶,这妹子头昂了一下,又要不行了。吴总哈哈大笑,
也扑上床,手上别过小茹的头,拽着头发,就捅起嘴来。我这还没怎么动呢,这
妹子就伸手拍打起来,吴总空余的手,再一把抓上小茹的奶子,小茹全身都绷紧
了。

  我跟吴总,也就前后夹击着,才三两分钟,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这妹
子全身都抖了起来,幅度很大,像是要痉挛一般。我赶紧拔出家伙,古怪的看着
吴总,「吴总,这可不行啊,这样玩她,怕是真要玩死了。」

  吴总也瞧着奇怪了,也不敢顶在嘴里,这货也太不当人了,整个胯下,都压
在小茹脸上,阴毛都断落了几根上去。一放开这妹子,小茹马上就大口喘气,身
体也依旧在抖。

  丢着这妹子在一边,让她缓一缓。吴总可就要喊那个小惠一起过来,总不能
真把人轮进医院了,咱们可不惹麻烦事。吴总打完电话,就跑去洗澡。我伏下去,
这妹子瞧着真是够凄惨的,缓了好一阵,「呜呜」的抽泣起来。

  「坏叔叔,你们轮奸小茹,呜呜呜。」

  我可不搭理她,这可不是逼着你来的。小茹看我不理她,又怕我生气,一下
就拉着我的手,自己用脸磨蹭着。

  「叔叔,小茹自己上来好不好,不要弄小茹的嘴了,小茹不会,喘不上气。」

  我瞧着她被吴总捅得,口水都沾湿头发了,一缕一缕结成团。让她先去洗把
脸去,不然你自己骑上来,又往我脸上蹭,我可看不得。哪知这妹子,迷迷糊糊
的进到卫生间,吴总坏笑声就传来了。

  「哈哈哈,小妹子,你自己找过来了呀。」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