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妈妈、同学、录像带】(10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hhkdesu
2021/09/25发表于:SIS、会所、pixiv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174 字

                第十章

  架着老黑进到医院的门诊大楼,我扶他在椅子上坐下,阿毛挂号去了。

  环顾一圈周围,门诊大楼里黑压压的人群让我心里直发怵,坐着轮椅的人、
住着拐杖的人、挂着吊瓶的人、躺在担架车上的人……这里面的人也太多了吧?

  阿毛前面还有一支长长的队伍,也不知道等他挂号要等到什么时候。

  老黑坐在我旁边,低头盯着他那肿胀的脚腕,龇牙咧嘴地发出哀嚎。

  我拍拍他那结实的肩膀,开口安慰:「没事,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应该不大。」

  「哎哟……」老黑又叫了一声,然后看着我,问,「对了小明,你怎么刚好
在医院门口?」

  我摆摆手,云淡风轻地道:「也没啥,刚好走到这边,路过而已,路过。」

  我只能三言两语敷衍过去,我总不可能跟他说,我妈被罗星干了,刚才他们
来医院,我是来跟踪他们的吧?

  都是经常一起玩的哥们儿,平日里罗星在我们当中因为长得矮,家境也很一
般,所以经常被我们取笑,大多都是以他的身高展开话题,什么罗星激动地跳起
来一拳打在别人膝盖上之类的,我也经常参与其中。

  玩笑开过了,也没人在意,大家还是嘻嘻哈哈的,该干嘛干嘛。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被我们大家看不起的小矮子罗星,现在却霸占了我那高贵
的总裁妈妈,骑在我的头上拉屎。可气的是,我现在居然毫无办法……

  我的心里有些着急,本来是来跟踪妈妈和罗星的,跟到医院,他们走了,我
却被迫留在了这里。

  身旁的老黑呲牙咧嘴地哀嚎了大概十来分钟,阿毛终于过来了:「走吧,去
骨科。」

  于是我们再次一左一右架着老黑,在门诊大楼来回的人群中穿梭,去往电梯
口。

  等电梯又耗费了一番功夫,终于轮到我们了,乘上电梯,到达骨科门诊所在
的楼层,只见科室外坐满了等叫号的病人,我有些心急了,等老黑看完病,那得
什么时候啊?

  不过也没办法,虽然妈妈和罗星的事让我心急,但老黑现在这个样子,我这
时候走也确实不合适。

  我只好一言不发地跟阿毛一起陪着老黑。

  接下来就是等叫号,叫到老黑的名字,我们便把他搀扶进去,见了医生,老
黑正准备大张旗鼓地开始陈述病情,医生却只是扫了一眼他肿胀的脚腕,头也不
抬地开了一张单子:「先去楼下拍个Ct。」

  「医生,我……」老黑还想说些什么。

  医生根本不听,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打断老黑的话:「现在才4点,你
们现在去,能在我下班前拿到片子,今天就能看完。想快点就别耽误时间。」

  「唉,好吧。」老黑无奈地撑着桌子站起。

  我跟阿毛又再次扶着老黑,带他去拍Ct,然后就是等,等片子出来,再去找
医生。

  如果是平常,陪哥们儿来看病我绝对是一句怨言也不会有,但现在这个关头,
妈妈和罗星的事情横哽在我的心中,我真的是一秒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

  也不知道妈妈和罗星从医院出来,车子又驶向了什么地方。

  这样无端地空耗时间,我却又没有任何办法,这种感觉真就是百爪挠心,让
我极其难受。

  最后片子出来了,医生看了片子表示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普通的扭伤,开了
些药让回去休息几天就好了。

  等事情办完从医院出来,把阿毛和老黑送上出租车,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
今天一天的观察总算是一无所获,无疾而终。

  我自己又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去,一路上我的心都是悬吊吊的,从医院出来,
妈妈和罗星又去了哪里?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打开家门,一走进屋,客厅落地窗边的一道墨绿色倩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
瞬间安心下来,是妈妈。

  妈妈好像刚洗过澡,她穿着一身居家的墨绿色丝绸睡裙,睡裙的裙摆之下露
出了妈妈那光洁白皙的小腿。

  此时的妈妈,几根纤细修长的手指捏着一个玻璃杯,一边喝水,一边眺望落
地窗外。

  窗外是市中心的CBD,妈妈的集团公司总部是一幢摩天大楼,虽然总部大楼距
我家还有几条街的距离,但由于大楼实在雄伟气派,所以在家里就能直接看到。

  夕阳之下,这一片钢铁森林都蒙上了一层落日余晖,看上去的确有一种别样
的美感。

  看来妈妈没有异常,我悬着的一颗心也暂时放下了。

  听到门口的响动,妈妈回头看了我一眼,她走到饮水机边俯身接水,同时问
我道:「儿子,下午去哪了?」

  「去外面打了会儿球。」我说。

  对于我的答案,妈妈似乎并没有怀疑,只是接着问道:「你那校服找到了吗?」

  「找、找到了。」

  我忙不迭地开口,校服只是个幌子,我差点都把这个借口忘了,没想到妈妈
却还一直记着。

  妈妈转身,端着玻璃杯从我面前经过,然后去往走廊。

  「找到了就好,明天上学别忘了带上。」

  我赶忙回答一句:「知道了,妈。」

  听到妈妈关心我的话语,我的心里不禁涌上一股暖流。妈妈就是这样,她对
我的关心经常是点到为止,有时候我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妈妈能记很久,她对我
的关心细致入微、面面俱到,却也不会让我感到太大的压力。

  除非是一些原则性的问题,比如……在周内的时候玩电脑。

  然而一想到妈妈和罗星干的那些事情,想到妈妈卑微地给罗星舔鸡巴,被罗
星疯狂扇耳光,拿着假阳具捅进妈妈的小穴,我又开始难受起来。

  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暗中调查清楚,把你从罗星的魔爪之中拯救出来的!

  不过这件事现在确实也没有什么头绪,今天是星期天,趁着这最后一个晚上,
我还是先陪我的电脑好好玩一玩吧,毕竟今晚一过,接下来的五天我又没什么机
会跟它玩了。

  进入游戏,罗星又上线了,他还是跟个没事人一样拉我组队,我当然毫不犹
豫地点了拒绝,然后自己开了一把——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我想,妈妈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只有玩一玩游戏,我才能从这股焦虑之中暂
时脱离出来了。

  太阳落山的时候,爸爸做好了饭叫我出去吃,我们谁都没有提这几天发生的
事,我也没问妈妈今天和罗星去医院是干嘛,餐桌上维持着一副表面上的平静。

  也许,这件事就只有我一个人在意吧。

  吃过饭后,银月高悬,我回到房间继续抓紧时间玩了几把游戏。

  也不知玩了多久,正当一局游戏结束,我房间的门又一次打开了。

  妈妈站在门口,她的脸上挂着一片面膜。

  由于妈妈脸上面膜的遮挡,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我还是第一时间紧张起来,
连忙开口说:「妈,今天是星期天……」

  妈妈平静地道:「我又没说不让你玩,我是提醒你注意时间,已经十点了,
允许你再玩最后一把,玩完就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

  「哦,知道了妈。」我笑一笑。

  妈妈没再说什么,把门带上了。

  我又把注意力收回来,盯着电脑屏幕,正准备再开最后一把,突然,电脑右
下角弹出一个窗口……

  给小明的重要视频之三,请过目!

  看到这个标题,我脑子里立刻就是「嗡」的一声响——视频!是那个神秘人
发来的视频!

  我能清晰地看到我两条手臂上的汗毛都已经根根直竖,浑身上下止不住地开
始发抖。

  我清楚地记得,今天上午妈妈出门,我怀疑妈妈去了罗星家里,所以我冲进
罗星的房间,拿出视频质问他。

  我也亲眼看到,罗星把他房间里的摄像头扯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自
己都不知道他的房间里有摄像头。

  但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摄像头已经被罗星砸坏,为什么这个神秘人还能有视
频发给我?

  此时此刻,我感觉网络背后的这个神秘人,他已经不是一个技术高超的黑客
了。

  黑客再牛,没了硬件、没了互联网,那就啥也不是,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然而此时此刻,他还能给我发来视频。

  网络背后的这个神秘人,他已经不是一个黑客了,他只能是神仙,或者外星
人——我只能这么想。

  因为除了神仙外星人,正常人类干不出来这种事,除非标题党。

  我点开邮件详情,一如既往地,什么内容也没有,只有一个视频附件,附件
还很大,看来不是标题党。

  下载视频的过程当中,我手臂上倒竖的汗毛就没消退过,身体的颤抖也没停
下。

  这视频让我激动,让我好奇,也勾起了我对罗星的愤恨,但冷静下来,我却
又感到一阵脊背发凉,一阵恐惧感开始在我周围萦绕。

  他是怎么做到的?在摄像头已经被破坏了的情况下,他为什么还能有视频发
给我?

  我莫名地感到黑暗之中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我,他不仅盯着我,同时也盯着
罗星,盯着妈妈。

  只是暂时,这双眼睛把他看到的东西发给了我,但谁又能保证,这双眼睛不
会把他看到的我的事告诉别人呢?

  越想,我越觉得恐怖,要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视频下好了,我颤抖的手握着鼠标,默默点开。

  点开的同时,我心里暗暗想着,或许那个神秘人也没有这么神,万一这是之
前的库存,是摄像头被破坏之前的视频呢?

  然而这视频的第一桢画面就打破了我这样的幻想,因为视频上清晰地标注了
时间——时间是今天下午四点,今天下午,已经是摄像头被破坏之后了。

  下午四点?

  那个时候,我不是正跟阿毛和老黑在医院吗?

  妈妈开车载着罗星从医院离开,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开始看起了视频。

  画面依旧是罗星家里,时间是今天下午四点,此时罗姨正坐在客厅沙发歇息,
门从外面打开,先是罗星的身子进入画面,接着,踩着高跟鞋的妈妈也跟在后面
进了屋。

  粉色连衣裙、白色女士小西装、肉色丝袜,的确是妈妈今下午的装扮没错。

  看到进屋的少年和美少妇,罗姨从沙发上站起身走过去,边走边问:「检查
得怎么样,没问题吧?」

  罗星进屋之后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坐,妈妈也跟着坐在他身旁,没有说话。

  罗星语气轻松地开口道:「没什么事,小明那家伙下手虽然没轻没重,不过
好在没有伤到我的内脏,问题不大。」

  「那还不是你自找的?要我说,星星……」

  罗姨开口就准备说一些规劝的话,然而她的话才说到一半,罗星就抬手示意
让她闭嘴。

  紧接着,罗星的大手「啪」的一下落在身旁妈妈的肉丝大腿上,他看着妈妈,
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

  「不过嘛,刚才在医院,看到的几个护士挺不错的,也让我有了一些新的想
法,准备让袁姨配合我实施一下……」

  面对罗星不怀好意的笑容,妈妈只跟他的眼神接触了一秒,就立刻低下了头,
像个无助的小女生一样,什么话也不敢说。

  罗星再次看向罗姨:「老妈,你是要在这里看袁姨的表演,还是……」

  「我、我下楼转转。」

  或许是不忍心看妈妈被罗星欺凌,又或许只是单纯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
地,罗姨说着便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开门之后,罗姨回头道:「我下楼看看,买点什么菜,晚上好做饭……」

  门关上了,罗姨已经出门,此时罗星的家中,就剩下他跟妈妈两人了。

  妈妈低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坐在她身旁的罗星却是什么话也不说,拿出手机
就开始低头摆弄,两手并用噼里啪啦敲着字。

  最后还是妈妈淡淡地开口:「已经四点多了。」

  「我知道。」罗星抬头看了妈妈一眼,紧接着又低头盯着手机开始敲字,
「不会耽误多少时间的,最多六点就结束。」

  罗星一边低头打字,一边继续道:「袁姨你是真厉害啊,没想到跟你去看病
还能走特殊通道,不用挂号排队不说,居然还是专家亲自过来检查,都不用跑上
跑下的……」

  看来罗星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特殊服务,妈妈的集团公司跟市里的几家大医
院都有合作,从小到大,我去医院检查都是妈妈的秘书杨语嫣带我去的,很快就
能检查完,我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

  妈妈也只是云淡风轻地说了句:「都是小事,主人你没事就好。」

  看到监控视频之中,罗星一直坐在那里摆弄手机,我也搞不明白他到底在干
什么,妈妈显然也不清楚,便问道:「主、主人,你在干什么?」

  罗星又是抬头看一眼,然后很快把头低下继续打字:「我在写剧本,刚才在
医院看到几个小护士不错,我瞬间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一会儿写好了,还要袁
姨你来配合一下呢……」

  妈妈继续沉默着没有再问,或许是早就习惯了罗星这样,在罗星面前,妈妈
没有拒绝的权利。

  罗星继续说道:「袁姨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当导演,为
此我一直努力钻研……我已经决定了,我大学要考影视学院,虽然现在也没什么
锻炼的机会,不过今天看病却给了我灵感,只能先让你陪我试验一下了。」

  罗星家的客厅里迎来了一阵沉默,妈妈坐在罗星身旁一言不发,罗星也只是
一直低头噼里啪啦敲打着手机,画面仿佛静止了一样,要不是视频上的时间还在
一直跳动,我还以为是不是这个视频卡了。

  过了大概十分钟,罗星终于大功告成了:「好了!」

  他给妈妈指了指另一扇房间门:「你去我妈房间里把那套护士服找出来穿上,
再补个妆,我把剧本发给你,你熟悉一下,我在外面等你。」

  妈妈犹豫地看了罗星一眼,但植根在妈妈心中的奴性让她没有任何拒绝的理
由,只见妈妈缓缓站起身,踩着高跟鞋就慢慢往罗星所指的那个房间而去了。

  看到这里,我也是弄清楚了罗星的意思,又是什么剧本,又是让妈妈换护士
服——他这是想让妈妈跟他玩角色扮演啊。

  眼看着妈妈被罗星玩弄于股掌之间,还不敢有任何的反抗,我心中的怒火又
升腾而起,不知道接下来,罗星还会怎么对待妈妈。

  虽然有点不忍心,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还是决定坚持把这个视频看完。

  进了房间,妈妈反手关上房间门,已经开始做准备了,而客厅里的罗星,也
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进自己房间里去,像是在翻找什么东西。

  罗星从他的房间里拿出一个三脚架,拿出一台相机,然后把三脚架放在了客
厅的角落,是要把这出好戏记录下来吗?

  做好一切之后,罗星就坐在沙发上等,没多久,另一扇房间门打开了。

  妈妈换下了刚才的那身连衣裙搭配小西装,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极其暴露的
白色情趣护士服。

  妈妈的一头柔顺黑发披在脑后,头上还戴了一个配套的白色护士帽。

  白色的上衣呈现半透明状,不仅能直接看到妈妈里面白皙的肉体和两个圆滚
滚的奶子,就连奶子上粉红色的乳头都清晰可见。

  上衣的下摆当然是极其短小,一条白色蕾丝的三角裤穿在那里,说是三角裤,
不过是一根呆子吊着一块布条罢了,只能刚好遮住妈妈的小穴。

  然而就是这样的布条,却更让妈妈的小穴若隐若现,显得格外诱人。

  妈妈的一双大长腿裹着纯白的过膝袜,脚上踩着白色的高跟鞋。

  就这样,我那高贵的总裁妈妈,摇身一变,化作了情趣小护士,正向着罗星
慢慢走去。

  罗星本来是懒散地靠在沙发上,看到妈妈,他整个人都打起了精神来,身体
前倾,坐在沙发上仔细欣赏迎面走来的妈妈。

  妈妈面无表情,慢慢走到客厅,正要照着罗星给的剧本说出第一句话,却猛
地看到客厅角落,光明正大地架设在那里的相机。

  妈妈皱了皱眉,伸手指着相机,问罗星:「这是什么?」

  「相机啊,记录一下,不然怎么当导演?」罗星无所谓道。

  然而妈妈听了,却是突然一转身,再次拉开房间门,同时回头说了一句:
「说好了不能拍照,你违约了,合同终止!」

  说完,妈妈钻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第十一章

  穿着一身情趣护士服的妈妈,前一秒还从房间里款款走出,看到架在角落的
相机后,却突然态度大变,立刻转身返回。

  还有妈妈说的违约、合同终止,到底是什么意思?

  坐在客厅沙发的罗星显然也没预料到一直对他百依百顺、甚至有些畏惧他的
妈妈,这时候却突然变了一种态度——与其说变了一种态度,倒不如说妈妈是恢
复了她本来的态度。

  只看到罗星这时候也走到房间门口,伸手拉了拉门把手,发现拉不开,于是
他就开始急促地敲门。

  「砰砰砰——」

  「开门,开门袁姨。」

  罗星一边敲门一边催促着,门已经被妈妈从里面反锁了,迟迟没有打开。

  罗星又接着吼了两嗓子,但无论他怎么敲门,怎么开口说话,门背后都没有
任何回音,门依旧死死反锁着,回答他的,只有房间里传出来窸窸窣窣的整理衣
物的声音。

  「不开门是吧?你想清楚了!」

  罗星吼了一声,也停手不再敲门。

  他反身在客厅里翻箱倒柜,找出一把螺丝刀捏在手上,又走到房间门口,再
伸手敲了敲门。

  「再给你一次机会,开门!不然我撬锁了啊,后果你自己知道!」

  罗星威胁了两声,看来房间里的妈妈是铁了心不开门,他抓着手上的螺丝刀,
对准房间门的锁眼捅了进去,似乎是要撬锁。

  罗星在门口接连捣鼓了一阵,弄了好久,他也没把锁撬开,而就在这个时候,
房间门却是毫无征兆地从里面打开了。

  「卧槽……」

  门打开之后,罗星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他手扶着门框,站稳了脚跟,抬头一看,只见妈妈正站在他的面前,脸上是
一副冷漠淡然的表情,身上的衣服也从刚才的情趣护士装,换回了之前妈妈穿的
那身正常装扮。

  罗星站在那里,从上往下在妈妈身上来回扫视了一遍,看到妈妈换回了粉色
连衣裙,换回了肉色丝袜,罗星冷笑一声,道:「啥意思啊?你要造反了?」

  妈妈冷冷地道:「你违约了,说好不能留下任何照片视频证据,现在合同终
止,你没资格再对我发号施令!」

  妈妈一改之前对罗星卑躬屈膝的态度,这时候的妈妈开始强硬了起来,不仅
神色淡然,说话的语气里都隐隐有一股女总裁特有的威严在里面。

  罗星一听妈妈这口气,顿时怒火中烧,抬手照着妈妈的粉嫩脸颊就是一个响
亮的耳光:「你他妈怎么跟我说话的呢,这态度?」

  一耳光下去,妈妈脸颊隐隐有一股疼痛感,令她下意识地抬手捂着一边侧脸。

  然而即使这样,妈妈的态度也没有任何变化,她只是用一种恨恨的眼神盯着
罗星,接着才开口道:「是你自己违约在先!」

  罗星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他下意识地左右看了看,挺起胸膛对妈妈吼道:
「我违约在先?我们的事我可没给任何人说,你儿子小明是怎么知道的?你的嫌
疑还没洗清!」

  「我可没把我们的事告诉小明。」妈妈放下贴着脸颊的手,双手抱在胸前,
低头盯着身高只有162的罗星,「倒是你,光明正大摆出一台相机想要干嘛?你觉
得我是傻子,想要源源不断地偷拍我,控制我吗?」

  「呵呵。」罗星冷笑两声,「你以为咱们的事情是怎么被小明知道的?」

  妈妈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似乎正等着罗星继续说下去。

  罗星转身走开,进自己房间垃圾桶里翻找,不一会儿,他就举着今天上午被
他砸烂的那个白色摄像头过来了。

  「袁姨,你看看,这是什么?」

  罗星把摄像头在妈妈眼前晃了晃。

  「这东西就装在我房间顶上!要说泄露,早就泄露了,不然小明怎么会知道!」

  妈妈抓过摄像头左右端详,一脸的惊讶:「你、你早就在偷拍了?」

  「什么我偷拍?这摄像头百分之百是小明偷偷溜进我家装的,要不然他怎么
会知道我们的事?」罗星振振有词,说着,他又一脸怀疑地看向妈妈,「袁姨,
是你让小明进来装摄像头的?」

  「不是我,我怎么会!」妈妈解释道。

  罗星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他可能也想不到,给我发视频的神秘人还在源源
不断给我传送视频,罗星只觉得既然摄像头已经被自己破坏,再纠结下去也没什
么意义,于是他便抬头对妈妈道:「袁姨,你要注意了,你儿子背后肯定有高人
指点,我们的事,他多多少少知道了。」

  妈妈不屑地瞟了他一眼,冷声道:「小明是我儿子,用不着你多嘴。」

  罗星笑一笑,点头说:「是,是,你把小明管好就行,我无所谓,反正这件
事泄露出去,吃亏的是你自己。」

  妈妈不打算再说什么,她伸手推开罗星,准备迈步向房间外走去。

  「诶,袁姨,你这是干什么?」

  罗星连忙挡在门口,问妈妈。

  妈妈无奈站定,双手抱在胸前,盯着他开口道:「按照当初的协定,拍照就
算你违约了,合同终止,你还想干嘛?」

  罗星冷笑:「终止?行,意思是袁姨你准备跟我鱼死网破?」

  妈妈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似乎罗星的这句话对她有着不小的冲击力。

  「来来来,袁姨,我们好好谈谈。」

  见妈妈有所动容,罗星伸手搂上了妈妈的腰,把着妈妈,让妈妈跟他一同在
房间的床沿坐下。

  面对妈妈的强硬,罗星搂着妈妈的腰,把嘴凑到妈妈耳旁,似乎准备换一种
态度跟妈妈谈判。

  「我知道,你一个女总裁,想要捏死我很简单,不过你要想清楚了,你们袁
氏家族几代人积累起来的产业,就因为我,而葬送在你手上,值吗?」

  妈妈转头,恶狠狠地盯着罗星,嘴里道:「你无耻!按照当初的协议,你违
约了,就应该把那些证据全部销毁才对!」

  听了妈妈的话,罗星嘿嘿笑了起来,他站起身,走到房间的窗边晃悠了两步,
又转过来面对坐在床沿的妈妈,说道:「是,我无耻,但你现在要终止合同,我
有什么办法?我一个小人物,不无耻点,不早就被你捏死了?」

  罗星直接开始耍赖了,他似乎是掌握了妈妈的什么把柄,才让妈妈不得不屈
服于他。

  妈妈也拿他这副态度毫无办法,她抬起脸来望着罗星,说:「那你到底想要
怎样?我一辈子都得被你呼来喊去吗?你什么时候才肯放过我?」

  罗星笑了:「怎么可能一辈子?再过二三十年,你都成老太婆了,你觉得我
对你还会有兴趣吗?」

  妈妈脸上闪过一丝愠色,虽然现在才30几岁的妈妈,有着完美的身材和脸蛋,
也有着最顶级的皮肤保养,但衰老,的确是每一个女人都避不开的话题。

  「那你什么意思?」妈妈冷冷地道。

  罗星竖起了三根手指:「三年之约,你忘了吗?三年一到,我高中毕业,我
家把房子一卖,你给我一笔分手费,我跟我妈远走高飞!」

  说完,罗星抬头环顾了一圈房间,然后把手贴在墙壁上摸了两把,啧啧感叹:
「云端锦城,这可是全市位置最好的学区房,我一个单亲家庭可住不起。」

  妈妈不想听罗星在这儿扯东扯西,她直接问道:「那你把相机拿出来,到底
是什么意思?」

  罗星坦然道:「我什么意思?我就是单纯留个纪念,什么意思。等三年之约
结束,以后咱俩天各一方,我还可以把视频翻出来回味回味,就这么简单。毕竟
袁姨你这样的人间尤物,确实不可多得啊,当初我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想的是,
能干你一炮,死了都值了,嘿嘿嘿。」

  听着罗星的话,妈妈眉头紧皱,粉色连衣裙下,一双修长的肉丝腿来回交叠,
但最终,妈妈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无疑,在这样一场谈判里,妈妈是没有反抗余地的。

  于是罗星继续趁热打铁,说:「再说了,我要控制你,根本不需要再拍什么
照片,我有那些东西就足够让你乖乖听话了,你很清楚,不是吗?」

  罗星的话说完,妈妈抬起头来望了他一眼,紧接着又微微低头,卷曲的眼睫
跟着颤动,似乎罗星的话让她根本无从反驳。

  坐在电脑前看视频的我,也是越看越气,果然,妈妈的确有什么把柄落在了
罗星的手上,但到底是什么把柄呢?

  一个是身居高位的女总裁,一个是不值一提的小孩子,妈妈能有什么把柄落
在罗星手上?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这一刻,我也确定了我接下来的调查方向,那便是围绕
着罗星和妈妈持续观察,找出罗星捏在手上的把柄!

  见妈妈有所动容,罗星又挨着妈妈坐下,把嘴凑在妈妈耳边,笑着开口了。

  「怎么样袁姨?三年很快的,这第一年已经快要结束了,就剩最后两年了。
接下来,你再给我当两年性奴,时间一到,我立刻就把那些东西销毁,我跟我妈
远走高飞,你和你的家族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罗星几近无耻的话语在妈妈耳边回荡,同时也被我尽数看在眼里,妈妈还在
挣扎着,到底是要跟罗星彻底鱼死网破,还是继续受尽屈辱?

  见妈妈沉默不语,罗星的最后一丝耐性也消磨殆尽了,他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用吼的对妈妈说:「还是说你要跟我鱼死网破,大家都玩完?给你三秒钟时间考
虑,三、二……」

  罗星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比数,开始倒数。

  这时候,妈妈似乎已经下定决心,他抬起头来,说:「我知道了,那还是按
照原计划吧。」

  妈妈这话一出口,我的心立刻一沉,有些失望,又有些愤怒,妈妈最终还是
选择了继续下去,作为罗星的性奴继续对他卑躬屈膝。

  而视频画面中的罗星则是大喜过望,他的兴奋之情直接挂在脸上,忍不住地
嘿嘿一笑,走过去俯身捧起妈妈的脸,照着她的额头就亲了一口:「我就知道袁
姨是个明事理的人,哈哈!」

  看到罗星的这个动作,愤怒的我一拳砸在桌子上,心里忍不住咬牙切齿道:
「草,把你的狗嘴从我妈妈脸上拿开!」

  视频中的两人当然不可能听到此刻屏幕前我的内心独白,妈妈脸色淡然,罗
星还是保持着一脸兴奋。

  接着,罗星把散落在床上的情趣护士制服一样一样搜集起来堆在妈妈身边,
护士帽、半透明上衣、白色过膝袜——这些都是妈妈刚才换下来的。

  「那袁姨你就把这些继续换上,然后再补个妆,我在外面等你,时间不多了。」

  罗星开始对妈妈发号施令,妈妈转头看一眼身旁堆起来的情趣制服,一想到
自己就要照着他的要求换上这些东西,妈妈忍不住微微皱眉,但最终还是只有服
从,便轻声道:「知道了,主人。」

  解决了这桩不大不小的插曲,罗星再一次确立了对妈妈的领导地位,他从房
间里出来,先检查了客厅的相机设置有没有问题,然后便开始坐在沙发上等,等
妈妈化身情趣小护士从里面出来,按照他给出的剧本,来上一出角色扮演。

  妈妈在房间里又准备了一会儿,罗星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时候,只
听到房间门缓缓打开,一阵高跟鞋接触地面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

  罗星兴奋地一抬头,看到妈妈已经收拾一新,从房间里缓缓向自己走来。

  妈妈头戴白色护士帽,穿一件极其暴露的情趣护士服,那只有一根吊带的白
色蕾丝三角裤依然在妈妈的小穴外若隐若现,两条修长美腿裹着纯白色的过膝袜,
脚上依然踩一双白色高跟鞋。

  妈妈的脸上刚补了妆,表情带着微笑,作为情趣小护士,此时的妈妈看上去
圣洁之中又透着淫荡。

  妈妈缓步走到罗星面前,两手托在面前,向罗星微微低头,笑着道:「您好,
我是您的私人医生袁梦莉,叫我小莉就好。」

  妈妈开始按照剧本表演了。

  虽然罗星给出的剧本,台词剧情无一不透露着一股拙劣,但妈妈也没办法,
她只能服从。

  身上穿的情趣制服时刻挑战着妈妈身为女总裁心底的那份骄傲,嘴里的台词
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妈妈的自尊心,再加上架设在客厅角落,光明正大对准自己的
相机……

  妈妈仍旧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心理负担,她就按照罗星刚才发给他的剧本,
沉浸到这段剧情里表演起来。

  虽然妈妈很少对我谈起有关她的事情,但逢年过节,偶尔的家族聚会,我也
多少知道,妈妈小的时候,光是私人教师就同时请了七八个,最多的时候,妈妈
一天要跟四五个不同的老师学习不同的东西。

  琴棋书画自然不必多说,表演这一块,妈妈也是有所涉猎的。

  至于妈妈当年对这些东西是喜是恶,我就不知道了。有关妈妈的这些事,我
只是听家里长辈谈起,妈妈自己倒是从来没对我说过。

  不过到了我这一代,妈妈对我就完全是放养,只要我一日三餐吃饱,按时上
学,在学校不惹什么乱子就够了,从来不会说刻意去培养我的什么天分,更不会
给我请什么家教。

  我想,也许正是因为妈妈以前有过学习表演的经历,才让她此刻即使身穿情
趣制服,也能表现得这样淡定吧。

  罗星抬起头来看向妈妈,虽然是他自己编的剧本,但他对表演显然就是个门
外汉了,他看向妈妈的眼神,完全就透露出他跟妈妈早就很熟了,根本不是第一
次见。

  不是,都这个时候了,我怎么会去点评妈妈和罗星的演技?

  我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声,继续看视频。

  罗星说:「小莉医生你好,我是罗星。」

  妈妈还是站子那里,笑着问罗星:「您是哪里不舒服呢,我帮您看看,放心,
我是很有经验的医生,一定能解决你的问题的。」

  此刻的妈妈,身穿一袭情趣护士服,完美的身材展现在罗星眼前,再加上她
本就高挑,又踩着高跟鞋,离得罗星很近,所以罗星坐在沙发上,想要看清妈妈
的脸,就必须把脖子抬得很高。

  「医生,我也不知道,就感觉浑身都不舒服,没有力气。」

  妈妈微微一笑:「是吗?那就让我用专业的手段帮你检查一下吧。」

  说着,妈妈缓缓在罗星身边坐下,伸手便要去扒罗星的衣服。

  罗星倒是很配合地抬起手臂,妈妈一边脱罗星的衣服,一边说:「让我先给
你做个全身检查。」

  妈妈脱下了罗星的上衣,扶着罗星的肩膀,一只手在罗星的胸膛缓缓轻抚起
来。

  罗星虽然长得并不高,身材也很瘦,不过因为经常打篮球锻炼的关系,身上
也是有点肌肉的。

  妈妈的几根纤细手指在罗星的胸膛来回轻抚,同时媚眼如丝地看着罗星,脸
上带着微笑。看来这也是罗星剧本的一部分,妈妈倒是还原得很忠实。

  被妈妈这么一摸,罗星感觉身上痒痒的。

  再然后,只见妈妈身子一底,脸凑到罗星胸前,缓缓从红唇中探出小舌头,
粉嫩的舌尖就照着罗星的胸膛而去,开始舔弄起来了。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