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梦回红楼】一、二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三修萨满
2020年4月2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字数:9993

  作者言:笔者是文笔拙劣,请各位大神轻喷。

  笔者算半个文字工作者,近期灵感枯竭,想写个色文自己欣赏,此故事在脑
中酝酿已久,作者会慢慢的写,主旨是向读者们慢慢展现完整的红楼类故事。

  作者尽量还原红楼人物的风情性格与物品风貌,由于第一次写色文,文笔有
限,或不能尽满足于各位读者,如有不足之处请斧正。

  正文:

             【梦回红楼】第一章

  「王爷!王爷!」

  宋清然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悠悠醒了过来,睁眼看到一宫装少女,神色恭
敬站在自己身侧,十五六岁的模样。

  见自己醒来,毕恭毕敬的墩身盈盈施礼。

  宋清然此时头脑还在一片迷迷糊糊中,用手掌轻轻捶了锤自己的头,抬头问
道「什么?」

  只见宫装少女右手搭在左手上,置于腰侧,盈盈墩身,重新施礼口中言道:
「王爷,外头有赵王府派来的管事说,赵王请您得空过府一趟。」

  此时宋清然才看清身侧的少女,一领淡紫色对襟流苏彩裙褂,头挽两个丫鬟
髻,头上插着一支蝶翅银簪,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体态娇俏玲珑,足上莲步小
袜娇巧秀气。

  宫装少女见他没有应答,仍一副恭敬神态,目不斜视,不敢抬头。

  宋清然心中大骇,此女原来是刘亦菲,自已抽疯不成?拍个戏丫鬟都用刘亦
菲,这投资是要破亿啊。

  猜想此时此景,难道是无钱签约男主,自己献身出演?

  感觉头脑迷蒙,不知台词如何对答,岂敢多言,只含糊应答,「知道了。」

  那少女又是一福,应个「是」字。却是顾盼流离,恭谨静默,似乎颇为专业。

  宋清然此时见刘亦菲不再多言,也不退下,只以还该自己台词,只得喊:
「咔」。

  急忙道歉道:「亦菲姑娘,不好意思,我睡昏头了,不记台词,监制在哪?」

  却见刘亦菲仍是一副毕恭毕敬的神色,开口言道:「王爷,亦菲和监制是谁?」

  刘清然听闻听此话后,细看才发现此女年龄相对较小,五官与刘亦菲十分相
似,身材玲珑有致,淡紫色对襟流苏彩裙褂勾勒出少女的身形,胸前坟起相较刘
亦菲更为高耸,雅致的玉颜雪肤,带着微微的婴儿肥,玉指素臂,两腿纤细,一
根淡青色的腰带扎出柳絮一般的细腰,清清纯纯模样令人心神荡漾,一双灿然的
星光眸子,与刚出道的刘亦菲并为无两样。此时少女神情恭谨柔顺,如是拍戏,
这等专业,定是科班出身。

  现在宋清然已感觉有异,只依稀记得自己在筹备新戏,此刻怎会在这,还有
这房中摆设,色色样样皆为精品,决非横店里面的样子货。虽不知是否都是真品,
可任谁拍戏也不可能用此等道具,看房中摆设,够一部大片费用,定无可能。

  再看此女,宋清然不开口,她也不敢多作表示,只是恭顺站在身边,低头垂
目。

  这才开始思考:「难道自己穿越了不成?」

  种种疑问也不敢开口去问,见那女子仍在侍立,想问问情况却又不知该如何
开口,虽说这丫鬟一副毕恭毕敬的神色,但是万一引起她的怀疑也是麻烦。

  沉默一会便说道:「行了,你先下去吧。」

  等那侍女恭敬退下后,宋清然方开始细思原由,脑中记得他本是一名三流导
演,平日里靠找关系拉赞助,拍出几部影视作品,虽几人赏识,几近赔本,但他
自视珍品。近日好友推荐,识得北京一投资人,求爷爷装孙子,凭借三寸不烂之
舌,终拉来百万投资,拟拍部清宫大戏,又凭借姿色口舌签约一名二流女主,心
得意满,选了个黄道吉日,烧香拜佛,终于正式开镜。

  开拍当日,二流女主不记台词,每每对手,只报数字,不讲台词,宋清然恼
怒万分,训斥了几句,二流女主便愤而离去,宋清然心疼投资,只得驾车追回,
岂料路遇车祸。

  想到这,宋清然低头环顾自身,已不是车祸前的西装衬衣。而是一身明黄色
直领对襟团龙绣丝常服,外系罗料大带,腰带边挂着一块龙型和田小玉,下着白
绫袜黑皮履。

  拿起铜镜,镜中映出男子棱角分明的国字脸,眉如墨,目如剑,二十上下的
年龄,器宇轩昂。

  再看周围景物,置身于一间古香古色的书房之内。各色物品一概不认得,却
断然不是影棚布景。地上「福、寿」字样的青石条砖打磨的光亮如新,四根滚木
粗细的报柱撑起大梁。自己醒时所伏书桌,丈二长余长,红木所制,桌身包浆透
亮,感觉有些年代。桌上砚、笔、墨、纸等物规整摆放,旧窑笔格,斑竹笔筒,
旧窑笔洗置于书桌右角,正中摆着一六寸来长,整块黄玉雕琢的螭纹镇纸,螭纹
保留了原黄色浆皮,古朴卓然。镇纸下压着一张雪色绢纸,上面写着一句七言: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笔迹横连勾划,竟与自己的笔迹相似。穿越前宋清然就酷爱书法,也算拜过
名师,认真练习过一二。

  再看房内左侧,摆着一檀香木案几,上置一天青色双耳梅瓶,瓶口无物,光
泽无尘。

  房的右侧立一高大书柜,各类书籍、笔墨器物、书画真迹,碑帖原拓、古籍
善本落落列列,一应俱全。

  宋清然收敛杂念,拿起书柜上各类书籍慢慢翻看,初步了解到现今历史和自
己所知全然不同,现国号为周,似宋非宋、似明非明,北方亦有异族,书中管之
叫「胡」,再翻看种种卷宗,多是一些诗歌词稿,淫词艳赋,和一此来往书信,
信中各职官员叫他为「燕王殿下」平辈友人称呼自己清然兄或子墨兄,才了解到
自己确是国朝正统王爷,名字也叫宋清然,字子墨。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书房外屏传来那侍女声音「王爷!」

  宋清然回神,便咳嗽一声答应道:「进来!」

  侍女依旧墩身施礼道:「启禀王爷,赵王府管事,还在门房等候,请王爷过
府,奴婢该如何应答。」

  此时宋清然方想起刚才这侍女禀报说赵王府请自己过府。便口开问道:「哪
个赵王,何事?」

  侍女乖巧回到:「当今朝内还能有哪个赵王,当然是王爷您二哥了。」

  宋清然自是不想去的,以他现在的状况只消说两句话就会露馅,可要是不去,
也不知会不会失了礼节,惹恼了这位赵王,只能先多了解下情况再做定夺。便开
口说道:「你给赵王管事回话,就说我申时过去。」

  侍女答「是。」便要退身出房。宋清然想了一想接着道:「一会你再过来,
我有些事问你。」

  侍女又墩身「是。」方开门离开。

  等小侍女回话完毕再回到书房后,宋清然看着这位微微躬着身子,低头恭敬
的小丫头,寻思着,古时所谓为奴为婢应大多是主人的私产,大户人家尚可发卖
打杀,自己现在贵为王爷身份,应是也能随意处置的。能卖身为奴的大多沦为贱
籍,或是失地农民无法过活,才卖儿卖女签下卖身契,又或是获罪人员被官府抄
家充公,府中人等也有沦为贱籍被官府发卖的,重一点的卖入教坊司沦为官妓,
还有就是所谓的「家生子」,祖祖辈辈终生为奴。这些人不仅要照顾主人的衣食
起居,平日里做些针织女工,若有姿色的,为主人所亵狎玩弄是必然常有之事,
运气好的被主人收入房中,成为一个通房丫头,地位也会因此在普通的丫鬟中上
了一个层次,成为高等丫鬟,只用服侍男主一人。如果男主人甚是喜欢,就直接
抬了做妾,这个丫鬟也算是一飞升天,算是命运最好的一种方式了。

  宋清然想到这里便寻思,不知道这侍女属于何种身份?是否自己一声令下,
便能让这俏丫鬟投怀送抱,甚至宽衣解带……

  那淡青色的腰带若是解下,紫色褂下的酥胸定是风情万种,罗裙内的少女翘
臀定能教人血脉偾张……自己平生虽有女人,偶有八流女演投怀送抱,但无论姿
色还是品性皆无可比拟。若可搂在怀中恩爱一番……

  过得半晌,宋清然才从意淫中惊醒过来,自己此时断还不是思春之时。若是
南柯一梦也就算了,若真是穿越,还要弄清眼前的情形更为要紧。

  宋清然毕竟导演出身,虽是三流,还是拍过两部古装,出事前刚筹备古装戏
结束,各代历史人物对答还是考究过一二,于是便模仿王爷之心态,装腔作势和
颜悦色问道:「府上今天可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

  小侍女想了想答道:「除了各府上送来的孝敬,您已让刘管家按往常一样收
着,别的也没什么大事。」

  宋清然见一时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想着赵王让自己过府,不知道赵王府远
不远?找自己是什么事,自己该怎个姿态相答。便接着问「现在几时了?」

  小侍女答道:「现在应是未时了,王爷您要是去赵王府的话,现在该动身了。」

  宋清然想着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便说道:「备轿吧。」

  便起身跟着小侍女出了书房,走向正门,门口早已停了轿辇,他也不管旁的,
直接坐了上去,八人抬动,轰然山响就向赵王府走去,半个时辰左右,轿辇停下,
宋清然正要忍耐不住撩开轿帘观看,随身太监已经近身过来,撩开双龙戏珠曼丝
绸缎的轿帘,回话道:「王爷,赵王府到了」。

  王府门前自有管事恭候,宋清然下了轿,便随着引路太监一路向府内走去,
此时宋清然也无心去看那府内楼台、园林,怕行为举止和身份不同,失了王爷威
仪,只想先把当前蒙混过去再说。

  随管事行了主路,拐进右侧拱廊、穿过花园,便在一室的主厅停下,由管事
进了书房,方见一三十左右华冠锦袍男子正坐主位,脸颊消瘦,肤色微黄,体形
却显孔武有力,不怒自威。

  宋清然正不知该如何开口时,锦袍男子便开口说道:「嗯,老三你到了,坐
吧。」

  宋清然心知,这应是自己那二哥赵王了。便依着礼节躬身行礼道:「清然见
过二哥。」

  锦袍男子先是一愣,便哈哈笑道:「老三,你长进了啊,难得见你如此懂得
礼数了,行了,先坐吧。」随后吩咐管家上茶。

  宋清然不知该如何对答,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客位。

  等管家上茶,退出书房后,赵王思忖片刻便直接开口道:「现如今是多事之
秋啊,父皇躬体欠安,前西华门提督事发后,提督一职一直由副将代管,三位阁
老的意思想廷推一位……」

  赵王说到这看清宋然没回话,喝了口茶接着道:「本来我也不想多事,朝廷
事物自由阁佬们问,可咱们的那位梁王殿下不安份呐,门人给我汇报说,梁王想
推张先礼来当这个西华门提督,你也知道,二哥我回京之前一直在外统兵,张先
礼是个什么货色我最清楚。」

  宋清然边听边心里琢磨着:「看样子,自己这二哥定是和那什么梁王不和,
和我这燕王应是关系不错,不然也不会找我来谈这事。」便接口问道:「那二哥
的意思是?」

  赵王道:「我也知道你的性子,最烦这些个事物,恨不得天天花前月下,美
女相伴,可现在梁王步步紧逼,你还到好,若他宋清成上位,你或能当个空桶子
王爷,二哥我和他斗了数年,他手下人在军中不服管教被我杀了几个,我定是没
个好下场的,在父皇没发话前,谁都有机会,你我一母同胞,该帮二哥的还是要
帮吧?」

  宋清然自然明白赵王的意思,此时再不表态,就怕要反目成仇了,便开口说
道:「那是自然,一切听二哥你的便是。」

  其实宋清然是多虑了,原本这个燕王宋清然是一个不着调的个性,风流奢侈,
荒唐散漫,不问政事,仗着皇帝的宠爱,平日里谁的账都不买,谁也都拿他没办
法,或许这就是无欲则刚吧。

  赵王开口前并无多大把握,可毕竟他们兄弟都是一同母胞,自小宋清然也愿
意听听他这二哥的一些话。

  赵王见宋清然满口答应,便接着说道:「其实那个副将黄明忠就很不错了,
在边塞苦熬过,也有军功在身,做事也还算周到,当初你建府那会子,找我要白
狐皮子,还是他帮你从塞外弄了些的。」说完这些便不再多言,聊了些风花雪月
后,下人便传话晚膳准备好了。

             【梦回红楼】第二章

  两人携手来到主厅,赵王知道宋清然喜爱女色,特意安排了些艺妓花魁助兴,
赵王妃出来与宋清然见了一礼,陪了杯酒便退了回去,只留侧妃持壶为赵王斟酒。

  宋清然不知平日里他这个燕王是什么处事风格,也不敢多说话,只得看着赵
王边吃边学,还好国人酒桌礼仪古今相差不大,但有敬酒,他便酒到杯干很是爽
快,身边为他布菜的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凤来楼花魁,名曰青姿,纵是宋清然前世
见多识广,还是眼前一亮。

  千娇百媚,风姿绰约,肤如凝脂,犹胜白雪,透明般毫无瑕疵的面上,美的
惊心动魄。

  青姿乖巧的坐在宋清然身边,也不多言,只为她持壶布菜,只在倒酒时露出
雪白一段酥臂看的宋清然心头一荡。

  本来宋清然初来乍到,即便是亲哥哥府上,也是心存半分警惕的,以史为鉴,
王位之争必是腥风血雨,作为酒场老手还是能把握酒量,在酒过三巡后,宋清然
便不在多吃,哪怕是青姿敬酒,软语相求,也是点到为止。

  当艺妓出场献舞时,场面开始走向旖旎。

  宋清然感受着身边青姿的耳鬓私语,欣赏着艺妓的妖娆舞姿,每一次的撩腿
都让宋清然胯下蠢蠢欲动,头脑昏昏沉沉。

  宋清然心里暗骂:「身体反应就能看出,原来的燕王果然是个风流胚子,应
该真是个喜欢风花雪月,流连欢场的主。」

  当下遥遥向赵王回敬了杯酒,就准备起身假借不胜酒力告辞时,一只柔软的
小手轻轻按在了自己的大腿内侧。

  本就半硬的阴茎,突的傲然挺立,惊的青姿娇媚一笑,用手抓住,微启红唇
到宋清然耳边轻声问道:「王爷好厉害,怎地这样粗大,是要安歇了吗?」

  此时宋清然已是头脑迷蒙,只觉下体坚硬似铁,浑身似火。由着青姿搀扶起
身,朦朦胧胧听到青姿对赵王说:「燕王殿下不胜酒力,奴奴扶燕王安歇。」

  此时赵王也已是酒醉,听后摇摇头笑道:「本王也是酒醉尽性了,老三就在
府上安歇吧,明早再回」。便摆手让下人带着青姿扶宋清然下去。

  宋清然只觉得自已踉踉跄跄的被人搀扶进房,坐下没多久,又被搀扶了出去,
不知走了多久,方进了另一间卧房。迷迷蒙蒙中,好像看到房内案桌边趴着一个
小丫头,已是熟睡,向里走进卧房,房内灯火微明,朦胧中能看到一张檀香木的
床上躺着一名女子,轻裘遮身,腰间系带半解。

  宋清然看到此景更是血脉贲张,周身燥热,头脑愈发迷醉,踉跄走向床边时,
听到青姿关门前说道「请王爷好生安歇,奴奴告退。」

  宋清然已是欲火焚身,也顾不得多想,自顾自的扑倒在锦榻上,一手搂住床
上女子,一手扯去女子身上轻裘,顿时两个白嫩玉乳便弹跳出来,宋清然双目微
红,鼻息热气滚滚,只见一具雪白胴体娇俏玲珑,蜂腰凫臀,雪乳高耸。本能的
顺着她的脖颈向下吻去,感觉碰到一团滑如凝脂,柔软中略带弹性的嫩肉抵在脸
上,便张口咬住鲜红的蓓蕾,吮吸起来,一手握着另一只滑腻玉乳随意揉动,没
几下就感觉到女子的乳头硬翘挺立起来,宋清然放在腰上的手慢慢的向她腿下滑
去,抚过饱满的肉丘,盖住玉蛤,只觉入手一片汪然滑腻。

  女子睡意朦胧,被突如其来的滚热胸膛压在身上,身上两处要害同时被拿,
「嘤咛」一声,发出了诱人的呻吟,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张开双臂似拒还迎的
扶上男人胸口,玉腿却不自主地悄然打开。

  此时的宋清然已双目赤红,感受着身下娇软躯体,只觉跨下肉棍已硬的发涨,
紧抵女子翘臀处,迷乱的抚吻着身下女子,鼻尖处传来阵阵幽香,女子柔媚的轻
哼一声,雪白的肌肤隐隐透出粉红,更增丽色,软瘫于床上,呼吸声由小渐大,
雪嫩的胸乳不由地正急速起伏着,玉首羞涩的转向一边。

  宋清然看着眼前女子玉容微侧,轮廓鲜明,美艳不可方物,长长的睫毛不断
的闪动。就胡乱褪下自己的衣衫,握住女子纤细的足踝用力举高,露出了下体粉
嫩的花瓣儿。疏疏落落的几根柔软阴毛长在微微突起的阴户上,粉嘟嘟的阴唇微
微闭合着。

  宋清然不禁挺起自己胯下肉棒,抵在那粉嫩的缝隙中央。女子玉蛤此时早已
是一片湿濡,透明汁液顺着玉蛤流在股下,亮亮晶晶,此时被火热的龟头一触,
粉嫩的肉儿竟微微抽搐了一下,娇躯轻颤,蛤口微开,一股晶莹的爱液缓缓从肉
缝里渗了出来,浇湿了半个龟头。

  女子双眼迷离,一只手紧紧勾着宋清然的脖子,扭摆腰肢,花瓣追逐摩擦着
宋清然的肉棒。

  宋清然此时肉棒已是硬的发疼,巨大的阴茎上涂满了女子的爱液,茎柱在女
子的花瓣间来回滑动,龟头轻点着女子花瓣前悄悄露出的嫩芽,忽然女子身子微
微一抖,又是一股花蜜溢出玉蛤。

  宋清然把女子双腿扛于肩上,双手紧抓她的腰肢,坚挺的肉棒就顺着涌出的
汁液急着往她的玉蛤内顶,可女子玉蛤却异常紧窄,加上宋清然火热急燥,使得
饱硬的龟头在黏烫的耻沟上屡屡滑走,试了几次都没能插入,眼见整条肉棒都已
沾得湿滑滑了,却只是一直在磨擦女子的股沟。

  少女气息娇喘,轻抬玉手,温柔的抓住宋清然的阴茎,引导龟头对准位置,
自己也悄然把腿根打得更开。

  随着女子「呀」的一声痛叫,宋清然的肉棒已全根而没,一缕缕的血丝随着
女子玉蛤的汁液流向股下,直接染上床单,绣出桃花朵朵。此时女子疼的眉头紧
皱,指尖抓在宋清然后背留下两道长长的抓痕,宋清然好似浑然不知,粗大的手
掌不停的揉搓捏弄着她的玉乳。

  随着宋清然一下猛似一下的撞击,少女渐渐感觉穴心内泛起一股异样的酥麻
感,只感觉粗大的龟头肉棱一下一下地刮拨着自己花蕊中柔软的肉粒,身体一麻,
下身竟喷出一股浆液,慢慢的淡了玉蛤之痛。

  宋清然只感觉少女阴腔里的软肉一阵抽搐,紧紧的箍在自己的阴茎,连续收
紧几下后,阴腔里立刻变得异常滑腻,阴腔深处似乎有一张柔软的小嘴裹着他的
龟头蠕动吮吸。

  身下女子娇弱无力的呻吟着,满头青丝,凌乱的散落在秀枕边,脸上散发出
的点点春意,随着宋清然的一下快似一下的抽插、顶送,慢慢散开,取而代之的
是满足的媚态。

  女子泄身余韵还未消失,阴腔里又传来强力摩擦和冲撞,仿佛要刺穿花蕊的
撞击感,让她不由的挺起雪颈,嘴里哼出一声悠长的叹息。身体如被点燃般,淫
水洇洇流出,花房肉壁阵阵蠕动,花蕊一张一缩,让她单凭着身体的本能款款相
迎,没有矜持、没有羞涩。

  不知不觉中,两人身上的汁水与汗水已将床襦湿成一片。

  随着屋内灯火的忽明忽暗,也不知是春风几度,在天色微亮时,宋清然方抱
着脸上带着满足与泪水的女子沉沉睡去。

  两人不知睡了几个时辰,被「啊」的尖叫声惊醒,相互对视一眼后也是一愣,
顿时面色惨白。

  宋清然至此才看清身边一丝不挂的女子是昨晚口中叫自己「叔叔」的赵王侧
妃,只依稀记得赵王唤她为璎珞。

  此时的璎珞修长的脖颈上还残留着点点吻痕,雪乳上片片抓痕清晰可见,惊
鸿一瞥双腿间,红肿的玉蛤还残留着点点白痕。

  璎珞玉脸俏红,想起身穿衣,动了几下,却怎么也站不起来,蹙眉抓起毛毯,
裹在身上,蜷缩在床角。轻声唤了一声「玉儿!」

  只时被唤为玉儿的小丫头方醒悟过来,这声尖叫只会害了自家小姐,忙用手
捂着自己的嘴,可为时已晚。

  听到尖叫的下人们匆匆赶来,向屋内瞥一眼便不再多言,默默退在门外,等
候主子来发落。

  此时的宋清然才细看此间卧房,床的斜对面是一座楠木梳妆台,梳妆台的两
边的墙上分别挂着两幅刺绣丝帛,一幅绣的是牡丹花,另一幅绣的是荷花,蜻蜓。
右边是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面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
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

  宋清然心想:「这应该是璎珞自己的卧房,只是自己怎么会走到这间房内?
昨天自己饮酒后状态就不对,身边的那个青姿也有问题,只是想不明白,赵王为
什么会暗算自己?如果这名叫璎珞的姑娘身份不假的话,这种暗算也……也太他
妈狗血了吧,想必璎珞身份应是作不得假,王府中人娶妻纳妾都是有礼仪定数的,
家世、闺名都会在宗人府记录在册的,自己一查便能查出。

  回想起昨夜种种,却无太多头绪,想来应是酒水中有问题,再往下想,又发
现蹊跷,好像璎珞还是……处子之身,赵王侧妃还是处子,这……算什么回事。

  此时由不得他再多想,捡起地上失落的衣衫,穿戴整齐后,看了看身蜷缩在
床上的璎珞,见她哭的双目红肿,泪湿双颊,心中不忍,见左右无人,侧身来到
床边,用手帮她轻拂泪珠,抱拳施礼道:「昨夜种种是在下酒后失德,冒犯了姑
娘,如在下能侥幸得全,必会给姑娘一个说法。」

  宋清然称呼璎珞为姑娘是有自己的打算,一来此女身份还不能定性,二来怕
这真是个误会,现已闹大,见到赵王时也可有个回旋余地。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
言语不当的地方,真是被影视误导啊,宋清然作为王爷,再怎么有错,定无向女
子抱拳施礼的,更别说口称「在下」了,用手帮女子拂去眼泪,只会是郎情妾意
时才有的亲密举动,现由他来做却显轻浮。

  此时的赵王闻讯赶来,进房后瞥了一眼便对宋清然说:「跟我过来。」便转
身离开。

  宋清然也知理亏,便起身跟着赵王来到书房。

  进了书房,赵王气的摔了桌上自己原本十分喜爱的天青汝窑盖碗,一拍桌子
怒声问道:「宋清然!你想干什么?你风流成性,风流到我府上来了?」赵王也
是气急,直呼宋清然名字。

  宋清然略一沉默后便开口说道:「我说我酒后迷糊,也不知怎的就跑到…
…跑到璎珞姑娘的房间里了,你信吗?一人做事一个当,你不必难为那姑娘,一
切过错在我。」

  赵王也是被气乐了伸手指着宋清然骂道「姑娘?那是老子二年前明媒正娶的
侧王妃,你他妈的还来喝过喜酒。」

  说到这还不解气接着说道「还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要是传到太子赵清成和
父皇那,定你个欺凌兄嫂,你他妈死定了。」

  宋清然听到这也明白了,此事应不是赵王做局害他,否则就不是这样当面问
罪了,直接让宗人府拿个正着,自己百口难辩了。

  想到这便开口说道:「二哥……」

  赵王打断他怒道:「我不是你二哥,我没你这「好」弟弟。」

  宋清然知他在气头上也不以为意接着说道:「二哥……听我说完,昨天酒水
有问题,还有我身边的那个青姿可能也有问题,在我喝过酒后,故意撩拨我,我
在还能清醒时只以为是你安排她来陪侍,可她把我送到房间后就离开了。」

  赵王沉吟了一会说道:「知你风流成性,青姿是府上的人从凤来楼请来的,
确是为了给你陪侍,酒水……」说到这,赵王向外喊道:「来人!」

  管事应声进门低头听吩咐。

  「查一下府上昨晚用的酒水,还有那个青姿是府上哪个管事安排的。」

  管事应声答「是。」便出门了。

  此时赵王也消了点怒气,背手来回走动着。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过了一柱香的时辰,管事进门悄声向赵王要回报。

  赵王也不理他,说道:「不用回避,说吧。」

  管事抬头看了一眼赵王,又低头汇报道:「是,小人查了昨晚用的酒水、器
物,燕王殿下酒中被人下了「春风散,来源不知,还有……璎珞娘娘茶水里也被
人下了春药,她的小丫鬟玉儿,被人迷晕过,请青姿来府的人还在查。」

  赵王听到这,眼中狠色一闪:「查,留活口。」

  管事听完答「是」便离开了。

  赵王沉吟一下便说道:「昨晚你醉酒,看上了璎妃身边的丫鬟玉儿,便向我
讨要,我征得璎妃同意,便把她送给了你。」

  「好了,事就这么着吧,你先回府吧。」

  宋清然点了点头对赵王说:「那二哥,我先走了。」便出了书房,由小太监
领着出了王府内院。

  此时的赵王已不复刚才镇定神色,气的拍着桌子咬牙怒道:「宋清成,你很
好。」

  宋清然自是不知道算计他的人是宋清成,只是心里在想「二哥对自己还真算
可以,这事虽然错不在已,能这样处理,自己还真承他很大的情。」

  想到这宋清然摇了摇头,随在外院等候自己的燕王府管事和太监宫女一起回
到了燕王府。

  进了燕王府书房,小侍女迎了过来,侍候宋清然更衣。

  宋清然坐在书桌后,便摆了摆手让她出去。

  侍女起身又福了一福,退了出去。

  待丫鬟退出房后,宋清然便再定神思,收敛杂念,翻看起过往邸报,了解到
皇帝封贵妃二人,一个是太子梁王的嫡母,荣贵妃,一个是自己和赵王的嫡母,
刘贵妃,共育有皇子三人,皆已成年封王,公主四人,自已这燕王排行老三,朝
中夺嫡之争非常惨烈,朝中事物由三位内阁管理,太子梁王则掌管着刑部、户部、
吏部,赵王掌管礼部、兵部,工部自己这个燕王确不参与,朝中大小事物一概不
问,时常被御史弹劾称生活奢侈,荒唐散漫,不问政事,风流成性,被唤为「荒
唐王爷」,皇帝却十分优容,最多叫进宫里口头训诫几句,每多有赏赐。

  不知道觉已到傍晚,用完晚膳后,宋清然便在书房早早休息了,躺在榻上,
细思昨天的事情,太子梁王应是最大的嫌疑,至于目的嘛:一是能拿捏到自己的
把柄,二是让赵王和自己反目成仇,一石二鸟。再想到璎珞的俏丽容颜,也是心
头微热,叹息一声,今生是别再想见到她了,但愿二哥别太为难于她。

  第二天清晨,便有府中下人回报,赵王府内一名管事家中自缢,梁王府中三
位幕僚清客昨晚死于家中,应是被刺客所杀。

  听到这,宋清然心中一凛:果然是梁王的手笔,不过赵王反击的动作也太快
了吧,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至此,宋清然思来想去,这荒唐王爷倒是很合自己的口味和人设,什么九五
之尊,什么千古一帝,操那个心,受那个累干嘛,爱谁谁去,自己如能坐稳现在
身份,不去掺和夺嫡,以后富贵平安应是问题不大,往日里拍片时构思的种种淫
思色想,竟未必不能加以逞意施行,思想至此,宋清然便决定就以目前身份,远
离是非,做一个荒唐王爷,逍遥一生。

  故此一念,宋清然便又起身在这书房里接着查看文书资料,多知晓一些时事,
回头再召唤这侍女进来询问,多知多晓,坐稳眼下这位置不露声色才好。

  宋清然一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身边的这个小丫鬟,一日趁着和小丫鬟问
答的机会,说道:「这几日总感觉你以前的名字不好,今想给你改个名字,你可
愿意?」

  宋清然是想着反正不知怎么称呼这小丫鬟,她长的和刘亦菲并无二至,若能
叫她刘亦菲一能寄自己意淫之情,二也方便称呼。

  只见那小丫鬟神色恭敬,正色敛容,整了整衣衫,双膝跪地,叩首拜伏言道:
「王爷赐名奴婢自欢喜,不敢说什么愿意不愿意,凭王爷吩咐。」

  神色柔媚,口吻恭顺。

  宋清然说道:「那好,那天睡醒朦胧中叫了你声亦菲,感觉这名字不错,那
就给你改名为刘亦菲吧。」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