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那些道听途说的故事】(2)石慧欠债+小媚蹦迪(杂谈,独立小故事)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作者:ello110
2021年/10月/04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11248

               石慧欠债

  这个故事,也并非是完全的虚构,至少我是确实有耳闻过一点。传言传言嘛,
传的人多了,那可就彻底变了味了,距离真相也就越来越远。

  这个事情大概的时间点,也不算特别久远,约莫也就是我在工厂开叉车那一
年。这样说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地下六合彩这种东西,是什么时候传到
我们城市里,传入大街小巷的,那就大约是那个时候的事情。

  石慧是一个小媳妇。年纪的话,我印象中也就二十六,七吧,反正我得喊一
声姨。那时候很怪的,其实我也有二十一,二了,都进厂开叉车了嘛,按说我不
能喊姨,现在要敢这样喊,就差个几岁的,喊人家阿姨,人家妹子要打人的。

  但在我们这里,不能乱喊姐的,听着很轻浮。得结婚有老婆了以后,才能喊
一声姐,没结婚就都是小孩子,大概是那么个意思。大约是各地地方不一样吧,
所以我碰面了,都是喊姨,石慧也不会介意。

  这里就得说一说,为什么会碰面的事的了。我当时在大专学校毕业,是学校
给我分配的工厂,可我不愿意去干那些脏兮兮的,什么钳工,车工的活,我就看
中那个叉车了,反正那时候也没有什么要求的,有师傅带一带就行了,就在厂里
开,谁管你有没有证件。

  所以也就是为什么,我一直自称为X哥。其实我的姓名,跟X一点关系都没
有,也不是保持什么神秘感,我就是想告诉自己,我是开叉车出来的。那么既然
是在工厂,工厂总不能建在市中心对吧,简单的说呢,就是城乡结合部,要偏吧
也不算很偏,但回一趟市里面的父母家,也挺麻烦的。

  所以我呢,就在工厂边上,租了个小房子。我们这一片,可不止我们一个厂,
好几个厂子都在这里,有大有小。也不知道是哪个头脑灵光的老板,率先抢建违
建的,专门租给附近打工的,价钱不高,如今早已拆除。当时可没人管啊,你能
建那我也能建,一来二去,搞得跟个城中村似的。

  一间间的房子,有大有小。房子间有一些间隔距离,主要是周围环境挺复杂。

  租户都是些工厂打工的,发廊做鸡的,小偷小摸的,甚至吸毒的都有。不过
我这个本地小伙子是不怕的,要真打架闹事啥的,随时喊上一群兄弟过来,因为
我也混过一段时间的。

  那么石慧跟她老公,也就是在这一片住了。她老公倒是个正经的男人,似乎
还有点小职位,不是我这个厂的,而是附近另一个厂的。我也不可能去打听人家
的事啊,我这小伙子,总不能看上他老婆吧。

  所以也就算点头之交,那时候还是有点人情味嘛,借点工具,借点葱花蒜头,
也是很正常,可不像如今,门一关,隔壁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反正据我印象呢,石慧不像个放浪的女人。老公在厂里上班,她自己也上班,
上什么班呢,在家就行,帮着附近一个做服装的厂子,加工一些拉链,缝一些针
线之类,那肯定是有缝纫机的嘛,算是很轻松的一些小活。

  我这个小伙子没兴趣,可不代表别人没兴趣啊。要真的说起来,石慧长得什
么样,我真心记不住,太模糊了,约莫着,就是个普通的良家妇女,不然也不能
找个上班的老公嘛,租个破房子住着。

  那也少不得有撩闲的。具体怎么的,我反正是不知道,我亲自知道的事情呢,
我等下单独说一说,我现在要说的呢,就是那些游手好闲,没事去撩拨石慧的,
其中一个混混的说法。

  这个小子,跟我算不打不相识。一肚子坏水,长得偏偏矮小些,我们都喊他
阿小。他可是自己招惹的我,看过我一些文章的,不知有没有记得的朋友,X哥
可是个一米八的身高,至于怎么招惹的,就不去啰嗦了。

  当时我喊了兄弟,全都本地小伙子,堵着他,问要单挑还是群殴。我这些兄
弟,也有附近上班的,以前的工人可是很辛苦的,背心一脱,个个都是一身腱子
肉,吓得这个阿小,就认怂了,从此也就算认识了。都住附近嘛,你真打了他,
回头他砸你玻璃,你烦不烦,对吧。

  所以呢,我们就听一听阿小的叙述。

  据他说呢,最开始他没有这个胆子,去调戏什么良家妇女的。还是他们这些
混混里,有个所谓的头子,传了点消息,说是有个女人,老公三班倒上班的,经
常不在家。以前这些工厂,有订单的时候,都是三班倒的,人停机器不停。

  阿小可就上心了,大概意思就是,头子让这些小弟,去试试有没有什么机会。

  石慧哪知道被盯上了,也还是照常做点缝纫的活计。经常白天开着门,在家
里肯定就随意些,穿个睡裙还是睡裤之类,自顾自的做些小活。阿小这些混蛋玩
意,就跑去搭讪了,这些混混其实没什么能耐,真要让他们去打打杀杀,他们可
怂了,要是小偷小摸,撩一撩妹子,说几句荤段子,那就没问题。

  阿小有事没事的,到石慧那边转悠。久而久之,就发现这个石慧,背着老公
买六合彩,金额也不大,她自己做点小活,也挣点钱的嘛。阿小再把这些,跟几
个同样是闲的无聊的,或是小偷小摸的混混一说,又传到了头子的耳里,可就想
一些鬼主意了。

  阿小也没怎么说,反正就有一个混混勾搭上了。也就是拿这个六合彩做由头,
可能运气也好,恰好说中了一两次,那就有得聊了呀,这个时候,也就还是正常
的交流一些赌博的经验。

  聊得多了,肯定就得有鬼了嘛。这些混混,几乎也都是赌博的,他们自然就
很清楚了,这些玩意,哪有那么好中奖的。据阿小说,他们开始,就是想搞点钱
的,大约是让石慧在他们这里赌博,要是输了,就白白收钱,石慧赢了呢,小钱
无所谓,大钱那可就赖账了。

  到这里呢,也都还是可信的。石慧一个嫁了人的少妇,这些混混,未必瞧得
上,想操逼了,去撩一个年轻的厂妹,那不好吗,所以这个搞点钱花,是没什么
问题的。但是接下来呢,就慢慢开始离谱了。

  为什么我认为离谱呢。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那时候一个月也就五六百块钱
吧。而阿小跟我说的呢,石慧肯定是输多赢少,但是这个玩意赔率很高,赢一回
可以输很多回,一来二去,石慧反倒是赢了一些。

  也不知是膨胀了,还是相信了一些所谓的内幕。恰好这一次,石慧就特别看
中某一个数字,一口气要下五千块钱。

  这我就觉得开始离谱了。那时候可不是现在啊,五千块钱先别说什么,石慧
有没有,这个钱在当时都算一笔数目了。我记得很清楚,我早上上班,吃个米粉
或者面条的早餐,带肉菜的,是一块钱,加个蛋就一块三毛钱,那么五千块钱等
于现在多少钱啊。

  而且,这石慧又不是傻逼啊,要是赢了呢,五千块钱买赢了,能赢几套房子
钱了,这些混混玩意,赔得出来吗。

  反正最后结果就是输了呗,那这些混混可就乐了。能不乐嘛,都差不多是我
一年的工资了。

  各位要是觉得,这些混混们要轮番去欺负石慧,可就错了。

  这些个玩意,也还是想搞钱。先是上门要债。石慧自己肯定有点钱,又是在
一片住着的,总不会太过分。阿小说的是,让石慧慢慢还,因为石慧可没敢告诉
自己的老公。

  要说这钱虽然算不少了,也还不至于要人家,家破人亡的。可石慧玩这些赌
博的东西,就不是能随便收手的,输了钱,肯定就不服气了。那就可想而知后果
了,要是当时就收手,这些混混们,就算逼急了,石慧跟老公坦白,肯定是能还
上的。

  阿小跟我说的是,也就个把两个月时间,五千块钱的债没还完,反倒变成了
三四万块钱。具体的门道我不清楚,大约就是某一个数字,还是什么单双大小之
类,一直都没有出来,石慧就一直在追着买,追着追着就上了头。那么,五千块
钱我都觉得有点离谱了,好几万块钱,对于当时在工厂上班的,可就真是要命了。

  那这些混混可就叫嚣着了。石慧的老公,肯定也知道了。这可怎么还得上,
东拼西凑的,砸锅卖铁的。加上当时也有一些明眼人,也出来帮忙说和,你们这
些混混,摆明了无本的生意,说白了跟骗人一样,人家如果是买中了,你们赔的
起吗。意思就是差不多就行了,实在没有就算了。

  要是到这里,也就算完事了。回头老公打一顿也好,骂一顿也好,是吧。可
这个石慧,就是一条道走到黑了。整天就拿着所谓的什么资料啊,必中内幕啊,
研究起来头头是道,要是早有这个劲头去读书,还打什么工呢。

  大约就是这样,石慧的老公可受不了。之前还上的钱,估计都是把攒着买房
子的老底,都拿出来了,你这老婆也太不像话了。至于离婚没有,我不清楚,反
正就是自己搬去别的地方住了。

  那可就是不得了啦。石慧租的这个房子,几乎就成了混混们,同样参与赌博
的一些男男女女们,交流聚会的地方。我们常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别看这
片地方不大,也是有所谓的大哥的,之前不是还出面帮石慧说和嘛,人家一瞧,
得,早知道不帮忙还好。

  换了现在,肯定就要被警察给端了,过去谁管你啊。

  那这个石慧,就算完了呀。肯定少不了挨操的,这赌博的东西,十赌九输有
什么奇怪的,没钱还了就被摁着操呗。后来干脆傍上了这个所谓的,坐庄接单的
老混混。据阿小说的,经常就当着面操逼,脱了衣裤,翻开骚逼,一杆就捅得哇
哇叫。有时候喝酒了,或是输了钱,石慧就跟个野鸡似的,跪在床上,被当成发
泄的工具。

  阿小这些其他的混混,肯定也都操过了,也别管石慧长得怎么样,总归是个
女人,有免费的逼操,那就操呗。

  那他们这些小混混,玩起女人来,可就没有什么怜惜的。进了门就扒衣服,
摁在床上还是地上,排着队的操弄。好好的一个小少妇,活活给操烂了,操成个
黑木耳荡妇。

  久而久之就更离谱了。逼都操翻了,老混混也不乐意玩这种烂货,真就把石
慧当成野鸡,让附近打工的,花点小钱,摁在房里,做起皮肉生意,排着队的玩
弄。

  那肯定就是很便宜的价钱。光顾的肯定是一些打零工,做体力活的。石慧家
里,混混们进进出出,一到晚上就被操得嗷嗷叫,反而吸引更多的男人,比打广
告都好使。

  石慧也是认了命了。自己挨操得要死要活,把坏主意,又打到别人身上。估
计也是玩这些赌博的,拉着几个厂妹,同样欠了赌债的,一起卖肉挨操呗,搞得
跟鸡店一样。

  据阿小说,有一回,一个厂妹,差点没被轮死了。

  应该是才上套的一个小妹子,估计是附近小地方的,年纪也就刚刚成年,才
进厂找了工作,哪里能知道这些社会险恶。阿小说才欠了一千几百块钱的,这你
妈的,不就上几个月班嘛。但这些混混们,胆子已经慢慢变肥了,摆明了就是要
拉下水的,自己玩玩,操腻了就逼着人家做鸡的,又能来笔钱。

  这妹子也傻,开始这些混混随便她拖欠,到了一定数目,那就要玩她的逼了。

  妹子死活不愿意,被这些混混逼着,那你现在还钱,要么就脱了衣服,躺好。
石慧也进入自己的角色了,跟个老鸨似的,当起红脸来,劝说着,不就一个洞嘛,
操着又舒服,又不用还钱。

  结果当晚好悬没闹出大事来。

  石慧的姘头,也就是那个混混头子。一把就脱了人家裤子,好嘛,为什么说
差点被轮死了,这个妹子还是个处,肥嘟嘟的,粉嫩嫩的,阿小眼睛都看直了。

  老混混就更别提,家伙事一下就坚硬如铁,指挥两三个混混摁着手脚,这个
混混头子,一下就把这个妹子,捅昏了过去。

  操得这个小妹子,死去活来。被活生生操到疼醒,嗷嗷的叫唤,奸淫了大半
晚。附近的都知道什么回事,谁敢管啊,再说了,你自己不去赌这些玩意,不去
欠了钱,人家还能绑着你进去吗。

  阿小在这些混混里,地位不高,等轮到阿小的时候,这妹子都快不行了。剥
得精光,被暴力破处的逼里,可以说是血肉模糊,嘴里也被捅着,奶子上,躯干
上,到处被射得一塌糊涂。

  石慧这个女人,此时彻底黑化了。帮着擦洗一番,又是第二轮轮奸。

  小妹子的哭喊声,惨叫声,把周围一些单身汉,给听得梆硬。这还不得玩死
人嘛。本来混混们,就有四五个,轮奸一个小妹子,叫唤声抓心挠肺的。肯定就
有按耐不住的,胆子大的,又来了两三个打工的,这些工厂打零工,或是别的什
么体力活的,可就比这些个混混,要强壮多了。

  随便给点钱,扑上去就是发泄一通。排着队的,挺着家伙就横冲直撞,收了
钱的,也就是个野鸡货色,可野鸡哪有那么嫩啊。可怜的妹子,奶子上全是抓痕
咬痕,屁股大腿一片通红,粉嫩的小逼,哪还成个样,嫩肉都被操翻出来。

  等着这小妹子,彻底喊叫不出,眼泪也哭干了。这些混混才慌神了。双眼都
翻白了,口吐白沫不至于,却也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怎么善后的,阿小也没细说。据他说的,除了石慧,早就是自愿被轮,自愿
做鸡,还有三四个厂妹,都是差不多下场,赌博输了钱,还不上,混混们玩个几
圈抹账,钱欠得多的,摁着做鸡还钱。

  这是阿小的版本。

  那么我自己也是租房子在附近住的。我自己的知道的情况是怎么呢。

  石慧欠钱这个事情,我是知道的。他老公门都没关,打得石慧嗷嗷叫,附近
些的,都是看见的。而我知道的情况,是石慧自己要跟那个混混头子,搞在一起
的,他老公是因为这个事情,才离开的。

  关于这一点,可不是我乱吹牛逼的。我是有亲眼看过石慧,跟着一个三十多
快四十岁的老混混,一起上街,或者是去买菜。那个时候,也就是石慧被他老公,
打完一顿没多久,这都不避着人了,见面照样点头笑笑,肯定跟这老混混睡过了,
她老公能忍?

  至于阿小这些混混小弟,有没有玩弄过石慧,我觉得是无所谓的。又不是正
儿八经的大嫂,混混头子高兴了,让石慧躺着挨轮,也不是不可能的。

  阿小说的另外那些事情,引诱些厂妹,一起参与赌博,然后摁着人家轮奸,
我反正是没看到过,也没听过。想来是不靠谱,咱们说的事情,也就是十几二十
年前,那时候咱们一样是法制社会的,轮奸小妹子,这得牢底坐穿的。

  倒是这个石慧,后来确实是笼络了几个失足妇女,在自己家里,开起个野鸡
店。

  我班组里的一个普工,单身狗一条,肯定就是靠嫖娼来解决问题的。所以他
去石慧那里嫖过,但是不是嫖的石慧,而是别的女人。据他说滋味还不错,都是
些三十左右的妇女,主要是价格便宜,还可以不戴套内射,也可以几个人一起玩
轮奸。

  所以后来石慧呢,是因为容留卖淫嫖娼,被抓走的。混混头子也好不了,赌
博是小事,开设赌场,坐庄收单子,那就是另一码事了。反倒是阿小这些杂毛小
弟,类似于看看场子,顶多打打架的,也就行政拘留了一段时间。

  这个真实的故事也告诉大家,珍惜生活,远离赌博。

  人物均为化名。

——————————————————————————

               小媚蹦迪

  话说当年,实在是没有什么娱乐项目。黑网吧倒也是有,但是没有游戏可玩
啊,一些单机游戏,什么Cs1。5,什么帝国,什么红警之类,玩个一段时间,
还能有什么意思。而且这种地方,男孩子也许还能提起兴趣,女孩子们,可就懒
得去钻什么黑网吧咯。

  女孩子干什么呢,倒也有爱玩电脑的,但是就很少很少了。直到有了蹦迪这
种娱乐,当年可是人满为患,名字也就很直接的,某某迪斯科。

  这可不是小数目的消费,尤其是对于还在念书的女孩子。我们的故事,也就
是从这里开始了。

  小媚是个中专生,家里是附近县份的,也不算远。要说起来呢,当年上个中
专,也是很不错的了,因为那时候呢,还是包分配到厂里的,那读不上高中,上
不了大学,能怎么办呢,何况也只是县里的小姑娘。

  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一下子到了城市,既没有父母的管教,中专学校也不
会那么严格。严禁夜不归宿,简直像个笑话。翻墙出去玩,也就是家常便饭。那
没钱了怎么办,这就是女孩子的优势了,尤其是小媚这样的,长得还算标致的妹
子。

  追求者里,自然有本地的一些小少爷。这些个玩意呢,说白了也就是泡个妹
子,显摆显摆,也能尝尝女人的味道。小媚肯定是挨过操的,到了第二年,都换
了几个男朋友了。小县城的姑娘,来到花花绿绿的地方,又被一些拥趸者,吹捧
得飘飘然,哪里还管得了什么贞操,真钞才最实在。

  苦主叫做阿聪,是我工厂里认识的,没有什么深交的一位朋友。同学都不是,
我可是念高中,上大专的。这个故事呢,也就是他,那时候喝多了酒,当成酒话
跟我吹牛逼的。

  话说他家里也算有点钱,是个个体户。我们那时候,都是独生子女,哪个不
是宝贝疙瘩。大手大脚的,在学校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等他勾搭上小媚,这骚
浪货色,都不知道是过了几手了。

  那也不耽误着,阿聪对小媚百依百顺的。有逼操啊,这在同学面前,可是能
吹嘘的资本。但是这小媚,前几个小男友,比起阿聪来,就更是有钱了,经常就
带着喝酒,蹦迪,开房睡觉的。

  所以这个小媚呢,缠着阿聪,也要去蹦迪。一次两次也还行,也熬不住三天
两头的要去啊,这消费,可不是学生能承受的,家里有点钱,那也不可能跟父母
说,找了个女朋友,花销很大吧。

  这一回呢,可就真没办法了。小媚过生日,这怎么推脱。阿聪也没法,虽然
早就想着,甩掉算了。可阿聪名字起得好啊,聪明啊,没找着下家,凑合着用呗。

  三天两头的,扯到没人的地方,摸一摸亲一亲,节假日了,摁到小旅社里,
操弄几回,这不香吗。

  小媚听着阿聪答应了,一下蹦得老高。这妹子,被学校里几个小少爷,玩腻
了之后,肯定就没法经常出入这些场所了。特意换了漂亮裙子,收拾打扮一番,
倒也还是挺漂亮的小姑娘。

  哪曾想到,这一回,可就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咯。

  也怪这小媚,实在是个骚浪货色。前几任小男友,有钱啊,带着她随便玩,
自然而然的,也认识不少,所谓的朋友。

  这天生日,缠着阿聪进了某某迪斯科,马上就被一些所谓的朋友,围着过来
调笑几句,再一说是自己生日,马上就被人拉到一旁,上酒上小吃之类的。这阿
聪一下就上火了,看着男男女女的一群人,他又插不进去。赌着气就自己坐着喝
酒。

  当时可没有什么包厢的,一律都是大厅,周围有些桌子凳子,连沙发都没有。

  喝得多了,跑去舞池中间群魔乱舞的,随着DJ台上,放着亢奋的音乐,随
便你抓抓奶子还是搂着亲一亲,大家也都无所谓。

  看着小媚,跟这些过去的,不三不四的朋友疯闹,阿聪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说好了带着玩一玩,晚上就开个房间操逼的,现在倒好,直接就丢着阿聪一个人
了。

  阿聪可也算个小帅哥的,而且这种场所,从一开始就有什么所谓的酒托。阿
聪单独一个人坐着,马上就被安排上了,一个绝对要喊声姐姐的女人,挨着阿聪
坐一块,要阿聪请喝酒。

  阿聪肯定知道这些套路,他家里是个体户,自然也被教育得鬼精鬼精的。无
奈气不顺啊,又自己喝了点闷酒,那就无所谓嘛,光是喝酒可花不了太多钱,就
怕被勾引到厕所里,然后出来几个花臂黄毛,玩一出仙人跳。

  我们再说小媚,这妹子可是骚浪惯了。能随便换男友的,自然也是虚荣得很。

  加上几个狐朋狗友,又是灌酒又是吹嘘的,不一会就挨在一个男人身上,发
浪撒娇,说自己的男友,穷酸小气之类的。

  这男人叫水哥,别瞧着尖头皮鞋擦得能反光,花衬衫故意解开几颗扣子,露
出条粗链子,其实也就是个混混玩意,顶多算是捞偏门的混混头子吧。闲着没事
的,跑到迪斯科里,勾搭些小妹子。那小媚这些狐朋狗友,男男女女的五花八门,
自然也有这水哥一些跟班小弟了。

  这些所谓的朋友,可是蔫坏的。小媚之前跟着那些小少爷,动不动就请喝酒
的时候,他们可就是连吹带捧的,现在听着小媚说,换了个穷酸小气的男朋友,
可不就挤兑上了。那也可真冤枉我这朋友阿聪了,阿聪只是精明些,觉得花钱太
多了,不值得,穷酸绝对不沾边的。

  喝了点酒,又爱面子爱虚荣,水哥这种老油条,又是专门玩弄小妹子的,鬼
话连篇,连哄带骗,说是今天小媚过生日,那他水哥就全包了。小媚可就顶不住
了,挨着水哥身边,早就任由水哥,搂在腰间,不轻不重的揉捏起来了。

  等着换了首更加亢奋的音乐,小媚也被灌得有点懵逼了。水哥拉着小媚,就
要去乱舞。那些个狐朋狗友,也跟着起哄。小媚被水哥,搂在怀里,吸出舌头亲
吻。水哥的手,撩起小媚的裙子,当众就摸着双腿之间,内裤之上。

  要说起来,当时也不容得这样乱搞的,中间的舞池,少说几十号上百号人,
当着一大群人的面,还要操弄妹子不成,这肯定有人来阻止。水哥门清得很,拉
着喝得有点多的小媚,去到一个阴暗角落。

  那些狐朋狗友,肯定知道是去干什么了,有一些是有女朋友的,肯定就拉着
不给去,有几个单身狗,那就乐得不行了。这又不是第一回了,水哥上完这个小
媚,大家一起乐呵乐呵呗。

  偏偏这种场所,音乐声大得很。水哥摁着小媚,脱下内裤挂在腿弯,撩起裙
摆,直接就操弄起来。小媚大喊大叫,也只能让水哥听着更加兴奋,十数米外那
些把风的跟班,都听不到半点动静。

  小媚再如何骚浪,也不可能被才见面的水哥,操得死去活来。喝了不少酒,
也难保酒里是不是动了手脚。又哭又闹被操了好一阵,也没人听着。漂漂亮亮个
小妹子,被操得站都站不稳了,水哥直接就摁在地上,一直操到射出来。

  等到水哥完事,马上就有跟班去补上。这妹子,哭都哭不出来了。裙子也被
剥下,丢到一边,被这些,或是曾经的所谓朋友,或是今天才见面的男人,摁在
冰凉的地板上,操得呼天喊地,偏偏又没人听见。

  四五个男人,轮奸小媚,一个接着一个,甚至有操了两回的,操腻了才算完
事。

  等到阿聪来找,小媚被剥得精光,丢在地上,洞里嘴里,奶子上头发上,被
射得一塌糊涂。犹是阿聪再怎么不喜欢她,小媚名义上也还是他女朋友,嚷嚷着
要报警。场子里的人,本就是睁只眼闭只眼的,看到阿聪要较真,肯定把水哥给
找出来,你们自己处理,别连累了场子。

  水哥一看阿聪,毛头小伙一个,肯定不放在眼里。咬定了是小媚自己来求操
的。阿聪也怕啊,那时候学校门口都有收保护费的混混,动不动就拿出刀子吓唬
人,能不怕这些社会上的垃圾吗。但场子的里的人,可是一清二楚的,怕阿聪非
要报警,那场子肯定得封起来,整顿一段时间的,这损失就大了。

  场子里的一个头子,就帮阿聪说话了,你们操了人家女朋友,就是嫖妓也得
给钱吧。意思是给点钱算了。阿聪咬死了不要钱,水哥其实也怕啊,本来就是做
点偏门勾当的,哪敢被抓紧局子里问话,要是害得这个场子一起被封,他也没法
混了,肯定要被场子大哥给打死。

  水哥眼珠子一转,拉着阿聪就商量。那把我的女朋友赔给你呗,也给你操一
操,当扯平了。阿聪年纪小啊,那时候,可没有说不怕这些混混的。场子的大哥,
终究要做生意的,也去劝说,连哄带骗的。阿聪也确实聪明,怕有后患,看到场
子的大哥,是帮他说话的,凑上去发烟,跟着也喊大哥。意思是等下跟着水哥走
了,被暴打一顿,丢在路边了,他可要回来找大哥主持公道的。

  场子里的大哥,只管别在里面搞事就行,别招了警察过来。看着阿聪松口了,
拽着水哥就打了几巴掌,再警告一番,别耍花招。水哥是个什么货色,顶多是个
混混头子,哪敢跟这些开场子的大哥顶嘴,水哥赶忙就一口答应了。

  水哥可不会真的带什么女朋友给阿聪玩。随便找个鸡不就完事了嘛。

  胡乱的给小媚穿了衣裙,这妹子喝得不少,又被轮得半死不活,迷迷糊糊的,
路都走不动,阿聪架着她就一起走了。水哥带着阿聪就去了自己的地头,寻了个
小旅社,让手下的跟班小弟,去找个鸡过来。倒也算水哥讲究,没有找什么三四
十岁的中年妇女,也是个年轻的妹子,硬说是他女朋友。实际年龄,也算得上阿
聪的姐姐了。

  水哥的地盘上,几个小弟也围了上来。一眼看到这个小美女,坏笑着拉过小
媚,放在凳子上,当着面就撩开小媚的裙子,扒开内裤,伸手往洞里抠弄。这妹
子,才缓过点神,又是哭喊起来。一个小弟嫌吵了,甩了几巴掌,按着小媚跪在
地上,直接就塞进嘴里,一下一下的操弄嘴巴。

  阿聪也没法啊,小媚自己凑过去喝酒,这是事实,喝多了被操了,这事情即
使是现在,也都是要扯皮的。加上阿聪通过今晚的事情,也彻底下决心,要跟小
媚分手,那还管她干什么,拉着那个可以做他姐姐的鸡,就去玩呗。

  水哥也不管那几个小弟,把小媚都剥光摁在地上跪着,又抓奶子,又翻开阴
唇用手抠。笑嘻嘻的就要看着阿聪,要他当面操这个所谓的女朋友。这个女人摆
明就是野鸡,自己脱光了,翻开黑木耳一样的骚逼,要阿聪快点,还赶着下一单
生意呢。

  阿聪被水哥看着,只得脱了衣裤。套子都没有,半硬不硬的,忍着恶心,无
套操弄那个黑木耳野鸡。

  而一边的小媚,跪在地上。前面的一个小弟,按着小媚的头,阴毛都印在脸
上,死死顶到喉咙上,塞得满满当当。后面的小弟,拍打小媚的屁股,要她自己
高高的翘起屁股,发力一分,翻开小媚的洞口,骑到屁股上,一杆捅下去。捅得
小媚马上弓起腰,又被一双手,死死的压下去,「啪啪啪」的声响,操得这个妹
子,东歪西倒。

  小媚虽然骚浪,年纪毕竟还小。猛烈冲撞数十下,后面的小弟就忍不住射了
进去。同伙笑话着,真是没用,马上就有人补上去,也不在乎脏不脏,按着小媚
的腰,又是骑上去狠狠的抽插。这妹子前后被塞满,喊叫又喊不出,当着阿聪面,
被轮奸得要死要活。

  等阿聪玩了一回,水哥笑嘻嘻的,让他去洗个澡,出来再一看。哪里还看见
人,跑去外面一问,却被告知水哥带到另个房间了。阿聪马上就知道,小媚肯定
是被拖进房间轮奸了,但是这一片可是水哥的地头,他可不敢嚷嚷着报警了,这
搞不好被暴打一顿都是轻的,一下子又不知怎么办,丢着小媚在这里,出了事情,
学校里的人可是知道,是他带着小媚出去玩的。

  小旅社的小弟,见阿聪不走,就说了房间,让阿聪去找水哥。

  等着阿聪找过去,小媚哪还成个人样。水哥已经操过小媚的,正指挥着几个
手下轮奸这个妹子。拉着阿聪坐着抽烟,不给走要一起看。小媚跪在床上,一个
跟班,从后面狠狠的操弄,另一个跟班在前面,摁着小媚的头,一下一下的往嘴
里顶。旁边还有两三个跟班,脱得精光的在调笑,再一看,根本就不是之前房里
的那几个。

  阿聪一下就懵了,这是多少人轮奸自己的女朋友。水哥笑嘻嘻的,问阿聪玩
得怎么样,玩了水哥的女人,那小媚就给他们玩玩呗,刚才当水哥的面操的,现
在也得当着他的面。

  阿聪哪里敢说话,到了水哥的地头上,拖去打都是小事,眼看着旁边的桌上,
可是有刀子的。阿聪只能想着,反正不要这骚货了,也才放松些。

  等着这跟班两人组完事,又有两个扑了上去。小媚喊叫的力气都没有,推倒
躺平,摁开双腿,翻开阴唇,粗暴的把洞里的精液,用纸巾擦一擦。一个跟班小
弟挺着家伙,抵着小媚的洞口,狠狠的插进去,又是一顿乱操。

  阿聪是看得心惊肉跳的,这几个全是些纹身男人,明显不是之前,跟阿聪差
不多年纪的小跟班,而是一些老男人了,这不能把小媚操死了吧。

  好不容易,挨完了一轮。小媚这种骚浪货色,粉嫩肯定不可能了,但也是还
是个小妹子,原本还能闭合的洞口,哪里还像样子,小阴唇被操得彻底外翻,洞
口大开,一缩一缩的,白浊的污秽物,直往外流。

  阿聪想去拉小媚,水哥笑嘻嘻的,扯着阿聪坐好,这还没完呢。

  门外刚才跟阿聪说话,告诉阿聪房间号的小弟,也进来了。都不用上手去分
腿,小媚已经是瘫软着,自己就开着腿,呈个M字样。这小弟又跟之前一样,上
手就粗暴的掰开洞口,擦拭干净,正准备继续轮奸这个妹子,眼看着都要翻白眼
了,也不管小媚死活,反正又不是自己的女朋友。水哥一下子就喊住了。

  水哥才没有什么好心肠。他让几个小弟,拖拽着已经瘫软的小媚,压着这个
小弟身上,这小弟,伸手托着小媚的屁股,都没用力,一下就操进小媚的逼里,
手上继续掰弄小媚的屁股,菊花洞都拉扯出一点缝隙。

  这可把阿聪吓了一跳。阿聪肯定是看过A片的,马上就知道水哥要干什么了。

  只不过眼前的小媚,可不是什么拍A片的女优,而是正正经经的学生妹子。

  水哥坏笑着,扑上去就捅。捅了好一阵,想来是终于进去了,小媚杀猪般的
喊叫一声,又没有声响了,活活被操晕过去,阿聪都不敢看了,小媚两个洞,同
时被操弄的惨象。

  可怜的小媚,能进去的洞,全部被水哥这些混混,轮流捅了个遍,两个人一
起捅不算,还加个人去塞嘴。小媚被操晕过去,又活生生的被操到醒。眼泪都哭
干了,嗓子也喊叫不出,一轮接一轮的,操得又昏过去。

  捅到最后,小媚的屁股一松,黄的白的,流了一床。气得水哥大骂不止,这
个骚货,吃了什么玩意,臭得要死。

  到了这个时候,才丢下阿聪和小媚,自己整理。

  天都蒙蒙亮了,眼看着小媚被轮奸了一整个晚上。阿聪也没法,忍着恶心,
胡乱擦了几下,捡起小媚被揉做一团的衣裙,囫囵穿上,半拖着半架着,赶紧离
开。

  阿聪跟我说完这个故事,倒没有什么表情。

  关于水哥这个人,我是隐隐听过的。应该不会那么夸张,这个人是在我们这
里,在一个叫灯泡厂的地方,开赌摊的,也放一点高利贷之类。玩了阿聪的这个
小媚,估计没什么问题,但是按阿聪这样说,一大群男人,轮奸个十六七岁的女
孩子,三个洞都操了一晚上,肯定直接就得进医院,医院的医生可不是傻逼,马
上就得报警。

  后来也听说这个水哥,某一年开赌被抓,进去以后,陆陆续续的吐出一些打
架,伤人的事情,一共被判了好些年吧。

  人物均为化名。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