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风华雪月更浪漫

【仙漓录】 28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字数:7183

            第二十八章、船奴遇险

  莫漓轻轻娇喘着,她跟随着鼓点屈伸着美妙赤裸的娇躯,身体内每块肌肉都
在酸痛呻吟。运奴的大翼战船因为进入了大海而随着海浪颠簸不已,因为不是顺
风所以莫漓这些下舱的女奴需要日夜不停的划桨几乎没有休息时间,这种辛苦即
便是干了十几年桨手的强壮男子也承受不起,何况这些一身媚肉戴着禁灵环的女
修士呢。

  和莫漓划船的这些女奴各个千娇百媚,而且每个女子都多少会一点媚功,若
是在娼窑妓馆都是能迷死男人的妙女。可是这该死的万淫大会偏偏让这些秀色可
餐的妩媚女子一丝不挂戴着镣铐的去做划船苦力,避开她们最擅长的媚功房中术,
却去做女子力量无法承受体力劳动。

  鼓声渐缓然后停下,莫漓长出了一口气,肉穴一松尿液喷洒在木桶里,然后
自然而然直挺挺瘫坐在木凳上。一个水堂女弟子进入下舱巡视着,见到莫漓身下
木桶里的秽物已经快满了,便伸手提起木桶,走到外面倒掉莫漓的秽物,而莫漓
则感觉自己好像一只母畜顿时羞得俏脸通红。

  左前方的一个女奴趴在船桨上不动了,一个女弟子走过去摇了摇她赤裸的香
肩,只见她裸背上密密麻麻全是鞭痕显然已经被抽打得体力透支了。那女弟子也
不着急,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件圆柱形法器,对着女子的肛门插入,当法器已经没
入肛门一半时,女弟子嘴中口诀一念,那个趴着的女奴立刻挺直腰肢表情却痛苦
不堪。

  「你若再装懒,我便将此物永远插入你的后庭里。」女弟子威胁道。那女奴
已经汗流浃背显然受到了极大的痛苦,待女弟子用念力将圆柱取出后,那女奴再
也不敢趴在桨杆上装死,只是她娇喘连连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个不行了。」另一个巡查的女弟子说道。远处一个女奴已经口吐白沫,
肛门处插着那圆柱法器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只是赤裸的娇躯下意识的抽动
一下。

  很快那个口吐白沫的女奴被解开手铐脚镣被拖走了,莫漓再也没有见那个女
奴回来。

  当船只要继续航行时,两个女弟子又带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走了进来。

  「不是去五玫宗当娼妓吗,这是要干嘛?」那女字好奇的问道,等待她的只
是皮鞭和她痛苦的呼叫声。当那女字戴上镣铐后,船只继续航行起来。娼妓或奴
隶的购买需要有娼馆的资格才行,所以每到一处港口,这些女弟子便以五玫宗的
娼馆身份购买娼妓,来替换那些已经累得不行的女子。至于那些体力不支的女子
的最终归宿,莫漓也不得而知了。

  半个月过去了,大翼战船已经出了淮河河口进入了大海,沿着海边北上准备
入兖州的济水。而在这十五个日日夜夜中莫漓在这个木凳上和桨杆锁着就没有被
解开过,吃喝拉撒都只能在这三尺之地。每日汗流浃背,美丽的赤裸娇躯上不是
一道道鞭痕便是一条条汗渍,那种煎熬的痛苦无法用言语表达。陆续有女奴因体
力不支被带下去,但是在航行前总有新的女奴来继续划桨,淫奴的总人数永远保
持六十人。

  莫漓轻轻的扭动着娇躯,为了让这些女奴奋力划桨,每日的饮食中都被放入
了少量的春药,弄得莫漓肉穴一直都是湿漉漉的,乳头也兴奋的凸起着,她那妩
媚动人的样子是个男子都想和莫漓合体交欢。可是高昂的性欲也只能发泄在无情
无尽的划桨中,因为船上一个男子也没有,莫漓被禁锢的双手也无法自慰,无奈
她只能运行姹女决让那犹如波涛般的淫欲不至于毁了自己的心神。

  「哎呀,折磨死我了。让我去接客吧,我想男人啊~ 」美妇二姐在莫漓身边
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半个月的折磨让这个有些婴儿肥的美妇清瘦了不少,看起来
少了一分慵懒多了一分清秀。美妇二姐坐在莫漓身旁两女都在划着一根巨桨,半
个月来的裸身接触增进了不少默契。莫漓从美妇二姐那里知道了一个娼妇的生活
还有一些杂乱的媚术魔功,作为交换而二姐也从莫漓那里得到了姹女决第一层的
心法。当然美妇二姐并不知道着姹女决的来历,她只以为这是莫漓在北狄人那里
学来的媚术。

  「我也想啊~ 」莫漓回应着美妇二姐的回答,这半个月来她不仅被迫尝试了
一夜娼妓接客的滋味,还第一次接触了二姐这个真正的修练魔功的娼妓。像二姐
这样的女子莫漓平日里即使见到过,也会连眼角都不扫过她们,在莫漓的心里作
为娼妓的女子,不是罪大恶极便是懒惰成性,而女修士当娼妓更是自甘堕落的表
现。可是和美妇二姐接触的这一段痛苦的时光,莫漓却觉得娼妓不像礼法书本或
师尊教诲中的那么道德败坏,她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那些女修士娼妇也都有难
以说出的无奈。

  想到接客莫漓心中淫欲渐起,她轻轻的夹紧双腿在木凳上扭动美臀,莫漓发
现这样可以稍稍缓解肉穴的饥渴,让这种淫荡不已的动作成为在船上唯一娱乐的
方式。半个月的划桨船奴旅程让莫漓有种会永远这里受苦的绝望感,和在仙岛上
一样似乎自己被解救的日子再也不会到来,什么水枚仙子、齐侯妃好像都变得虚
无缥缈起来。在眼前的只有这黑乎乎的船舱和永无止境的鼓点中的划桨动作,还
有那一丝丝抓心挠肝的淫欲。

  莫漓又想到自己显赫的地位,若是没有人截杀自己,那现在早已经回到五玫
宗,睡在爱慕的师尊身旁,身穿曼妙的绫罗,享受着齐候妃应有的上等熏香,身
边摆着各种提升境界的灵丹妙药,四位师姐将羡慕的看着自己的高贵,而淫妇紫
媚和营妓纳兰燕将嫉妒的要死要活。

  想到这里莫漓一阵厌烦涌上心头,她开始拼命的挣扎,甩动玉手想挣脱那连
在桨杆上的手铐,踢动赤足想摆脱那锁在木凳上的脚镣,弄得那铁链哗啦啦直响。
莫漓心中骂遍了所有她认识的人,苏仙仪给的损主意让自己受了这么多的苦;大
师姐石青胭既然知道有人杀自己为什么不禀报师尊?姬琼华那个神通广大的王女
在干什么呢?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受的这个苦刑吗?可是当莫漓用尽力气后,自己
依然坐在这三尺的木凳上,自己依然赤身裸体,身下依然放着接自己秽物散发骚
味的木桶。

  「潘妹子,最近你怎么了这是?」美妇二姐见莫漓疯狂的挣扎好奇的问道。

  「二姐,我受不了啦。真的,我想出去,我什么都不想要了,我就是想出去
啊。」莫漓哭的梨花带雨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又继续挣扎起来。

  「唉~ ,当你杀了你男人的时候,当我杀了我师父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回头
路了。若是这次万淫大会我们都能熬过去,那便成为一个五玫宗女弟子,好好生
活好好修炼吧。」美妇二姐安慰道,二姐一直把莫漓当成她美臀上烙印着的潘玉
莲,而潘玉莲是个谋害亲夫,有逃到北狄的中土女修士,后来北狄大战时被擒获,
判了娼妇的罪名在扬州五玫山内接客受苦。

  「我不会让万淫大会举办的。」莫漓咬着银牙说道。莫漓深深的厌恶万淫大
会,这就是纯粹折磨女人的淫荡大会。让自己和这些无辜的女人在无数淫刑中痛
苦的哀嚎,然后还要根据男人的喜好分出个三六九等,不喜欢的受到重罚,喜欢
的恢复成为良人。这种北狄人主办原本就是为了羞辱中土被俘女修的万淫大会,
居然在北狄被打败后依然存在,这让莫漓十分不解也羞愤异常。

  就在此时,莫漓听到上层甲板上一阵混乱,莫漓隐隐听到还有法器交击的金
属声,然后便是女子受伤呼叫的声音,以及男子呼喊的冲杀声。

  「轰隆!」莫漓坐着的运奴船一阵被撞击的晃动后,一切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

  「嘿嘿嘿!多谢前辈相助,我朴仁勇将来定有答谢。」莫漓用母犬诀的听觉
隐隐听到,自己正上方有一个粗豪的声音说道。

  「好说,好说!不过你得保证里面的六十个女奴一个都不能活着回到中土。」
莫漓又听到另一个忽男忽女的声音说道。

  「前辈放心好了,到了我们东夷人的地牢里,没有一个女人能完整的出去的,
嘿嘿。」那粗豪的声音高声说道。

  莫漓听到这些话,原本被春药弄得燥热的娇躯渐渐发寒。她将头趴在桨杆上,
伸出戴着镣铐的纤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美颈上戴着的禁灵环,在禁灵环的内侧有
个暗格,解开禁灵环的钥匙便藏在这里。这是苏仙仪和莫漓在登上大翼战船前便
想好的后招,以防止出现意外。

  在船中的桨奴生活,让莫漓几次都忍受不了那种痛苦,都想取出钥匙打开禁
灵环,可是又多次被元婴期的神识扫过吓得莫漓只能每日赤身裸体的划桨,羞得
俏脸通红,累得浑身香汗。不过莫漓还是咬着牙坚持着,如今听到这番话,再不
取出禁灵环那自己和这船女奴都凶多吉少了。

  东夷族原本处于中土的东北沿海地区,万年前被中土异道征服,大多数东夷
人被那些异道活祭,少数一些东夷退出大陆,流亡到东海深处的众多岛屿中,成
为了骚扰中土的海盗。还有一部分退到兖州东北方那白山黑水的巨大森林中去不
知所踪。然而无论在哪里东夷人对于中土人的仇恨是不会变的,若是落入他们的
魔爪中,那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

  想到这里莫漓不顾美妇二姐奇怪的眼神,从禁灵环里面扣出了钥匙,然后准
备打开这禁锢。那禁灵环和普通项圈类似,莫漓戴着的是金丹期女修的禁灵环,
更加的坚固和厚重,一个钥匙口便在莫漓的下颚处。

  「怎么会,不啊!」莫漓大声哀嚎了一声,不知道是因为纤手戴着镣铐用力
不稳,还是那钥匙有问题。当莫漓将钥匙插入禁灵环的钥匙口后,莫漓一拧钥匙,
结果钥匙居然断在了钥匙口内。这怎么能让莫漓不抓狂起来。

  「潘妹子,你怎么了,脸怎么白了,别哭啊,你这样挺吓人的。」美妇二姐
看到莫漓俏脸惨白,冷汗和眼泪瞬间流出,不明所以的问道。美妇二姐当然没有
听到船上人们的交谈,也不清楚莫漓的趴在桨杆上奇怪的动作是什么。

  「我完了,二姐我好怕。」莫漓哭着说道,一股真正的绝望感觉让莫漓浑身
发冷,整个娇躯都沉重了起来。

  就在此时下舱的舱门被打开,进来了十几个赤着上身头裹红布的精壮男子,
他们提着利刃见到下舱内如此多的妙龄裸女无不瞪大了眼球。下舱内戴着镣铐的
女子无不一阵骚动,娇呼声与男子的大笑声此起彼伏。

  「你们这些骚娘子,今日起便是我朴仁勇的肉奴货物啦!」一个粗豪的声音
传入莫漓等女奴的耳中,听得莫漓心中一阵绝望。只见一个身材魁梧,一身腱子
肉的络腮胡男子嚣张的进入下舱,然后他走到前排女子身边一双大手肆意的揉捏
着那女子的双乳,引得那女子浪叫连连。

  「东夷海盗?卧槽!这下惨了。」美妇二姐看到这些精壮的男子感叹道,不
过她的俏脸却也红润了起来。

  「我们会怎么样?」莫漓底下头,不让自己的绝美容颜被那些男子看到,然
后问道。

  「会被祭献,然后被吃掉!看来我们很快就都得痛苦的死去了,不过死了也
好一了百了。」美妇二姐眉毛挑了挑说道,可是一双美睦却变得深邃起来好像在
回忆着什么还没有做完的事。

  「吃掉?」莫漓咧开嘴巴,心中更是绝望了几分的低声问道。莫漓到是在书
中看到过异族吃人的记录,可是从来没想到自己这个金丹期的水灵仙子能够遇到,
而且被吃的还是自己。

  「你放心,他们会把我们肏得求他们吃掉我们的。」美妇二姐叹了一口气说
道。这番话更是吓得莫漓俏脸发白,连忙拼命的去拉扯自己的禁灵环,可是断了
钥匙的禁灵环毫无松开的反应,依然禁锢着莫漓的灵力。

  东夷的精壮男子开始解开莫漓这些女奴的手铐脚镣,然后将她们一个个的带
出去,莫漓却听到了她们在上层甲板欢愉中带着绝望的浪叫声。莫漓宁可真的去
参加什么万淫大会也不愿意被东夷人抓走,先是被肏得要死要活,然后在一个没
有人知晓的地方被活活吃掉。

  莫漓在下舱的最后一排,她眼睁睁的看着前排的女子一个个的被进入底舱的
东夷男子抱走。她们也在挣扎,不停的扭动赤裸的娇躯,可是这又有什么用,最
终依然被殴打,然后屈服。

  「呦,这个小婊子长得真美啊。」一个东夷男子走到莫漓身边时说道,然后
一双怪手一下捏住了莫漓的双乳。

  「你别弄她,我想和你做,你来弄我!」美妇二姐见莫漓不愿意的挣扎便说
道。

  「自然有人肏你,这个你不用操心。」另一个东夷男子从后面搂住了美妇二
姐的双乳,一边揉搓一边说道。

  禁锢自己的手铐和脚镣终于被打开,不过和莫漓想象的不同。不是石青胭帮
自己开锁,然后接自己去当齐侯妃,而是一群吃人的东夷海盗,他们要将自己带
到那中土都没有记录的世界边缘,然后折磨自己,最后吃掉。

  「就在这做吧,上面人太多,没有地方了。」一个东夷男子说道。

  「行啊,小婊子把屁股撅起来。」东夷男子狠狠抽打一下莫漓的美臀说道。

  「不行啊,我不能,额……」莫漓还没有说完,那精壮男子便高举双臂掐住
了莫漓的美颈。男子表情变得狰狞手指一扣莫漓便无法呼吸起来。

  这东夷男子身材很矮,即使如此精壮的海盗都有比莫漓矮上半个头。不过他
们力气却很大,莫漓玉手抓住精壮男子的手腕,却根本搬不动一丝一毫。伸出腿
踢打那男子也犹如铜铸般毫无反应。直到莫漓快要憋死了,他才稍稍松了一点,
让莫漓能喘上一口气,在呼吸了一口气后,莫漓连忙点头表示愿意顺从。戴着禁
灵环的莫漓就好像一个凡人女子一样,面对一个精壮的男子如何是对手呢,而且
每天都吃春药的莫漓早已经浴火难耐,她的心中也有几分愿意的。

  莫漓撅着美臀,双手扶着自己坐了半个月的木凳上,心中一阵耻辱。此时美
臀上再次传来拍打的痛楚,原来是那东夷男子身材矮小,即使莫漓岔开美腿,他
依然够不到莫漓的肉穴。无奈莫漓曲腿再慢慢的蹲下,直到「咕叽」一声,一根
细长的肉棒插入莫漓饥渴的肉穴里。

  娇躯随着插入的力道前后轻轻摆动着,一双美乳也起伏波动。其实莫漓身体
每块肌肉都在因为自由而欢呼雀跃,只有莫漓自己心中一片绝望。渐渐的那种绝
望在一次次深深的插入中变成了及时行乐的快感,让莫漓轻轻的呻吟起来。

  莫漓此时再无顾忌,体内的姹女决第二层全力运转。饥渴了半个月的阴道肉
箍,按照姹女决的特殊节奏缓缓的蠕动着,让身后抽插自己的东夷男子舒服得直
哼哼。不远处美妇二姐也坐在木凳上,双腿缠在东夷男子的虎腰间,男子的肉棒
飞速的抽插着美妇的肉穴,二姐媚眼如丝的看着那男子,一身媚术尽显,看得莫
漓都心动几分。

  「啊,好解渴~ 」二姐的浪叫声渐渐传来,那声音放荡妩媚至极,弄得莫漓
心中的淫欲也增加了几分,职业娼妇就是和自己不一样啊。

  弯曲着膝盖,岔开美腿被肏得莫漓很快就有些腰酸起来。可是身后的东夷男
子正肏得起劲,那根细长的肉棒没有什么几浅几深的技巧,就是狂暴的抽插着莫
漓泛着淫水的肉穴。莫漓暗自较劲,让自己阴道的蠕动再加快一些,好能让这个
让人厌恶的东夷男子尽快了事。

  可是让莫漓没有想到的是,无论她使用什么技巧,那男子就肉棒依然粗暴的
抽插着她的肉穴,虽然莫漓不是真正的娼妓也没有过几个男人,但是她依然觉得
不可思议,若是中土男子早就已经射出来了,可是这个东夷男子却依然不知疲惫
的抽插着莫漓的阴道。

  莫漓仰起俏脸看到美妇二姐也依然和那个东夷男子交欢着,二姐也算是使用
混身解数了,只见她不停的扭动腰肢,盘起男子虎腰的双腿也在轻轻的蹭着男子
的臀部,可是那个东夷男子和正在抽插自己的男子一样丝毫没有倦怠依然飞速的
抽插着,肏得美妇二姐的肉穴里泛出了大量的淫水滴滴答答的流在地上。

  「大,大爷。我不行了,咱们换个肏法好吗?」莫漓屈膝岔腿的姿势实在坚
持不住了,莫漓檀口张了几次才鼓起勇气的说道,然而回应的只是美臀上狠狠的
一巴掌。莫漓只好继续咬牙坚持,只是一双光滑的美腿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

  莫漓心中一狠,全力运行姹女决,抵抗着东夷男子打桩式的抽插。和中土的
男子比,这种方法毫无技巧可言,但每次都用尽全力的深深插入却是女子最忍受
不来的。果然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莫漓便一下跪倒在地上,阴道抽搐不止的泻身
了。在这种粗暴的方法下,姹女决也不行了。

  还没等莫漓缓过气来,就有一双手好像铁箍一样按住她柔软的腰肢,然后一
根细长的肉棒重新插入她滑腻的阴道,再次开始深深的抽插起来。莫漓一阵挣扎,
却也无法摆脱腰上的双手以及肉穴里插入的肉棒,最后只能乖乖的配合。

  足足一炷香的时间,那男子才喷出了白浆,而莫漓已经泻身三次了。东夷男
子没有使用任何采阴补阳的方法,也没有给莫漓喂药仅仅是靠着肉体的力量,就
让一身媚功的莫漓毫无抵抗能力。更让莫漓绝望的是姹女决第二层的化阳为元对
于这个男子竟然失效了,看来上古高贵的姹女决对于吸纳凡人的阳元毫无兴趣。

  比莫漓矮上半头的男子架着莫漓走出了下舱,而此时美妇二姐还在被另一个
东夷男子耕耘着,只是她的叫声已经不再妩媚放荡而是有些求饶了。莫漓心中稍
定看来姹女决或是还有些作用的,和自己交欢的男子比另一个要快些了。

  全身无力的莫漓在暗无天日的半月后终于又走出了下舱,当久违的阳光照射
到莫漓那白花花的酮体时,莫漓心中更多的不是重见天日的喜悦而是对东夷异族
的恐惧与绝望。

  船舱上的情景让莫漓更是羞臊,这里犹如春宫淫画一般,无数男女在甲板的
光天化日下交欢着。这些东夷男子每个都精赤着上身,趴在中土女子身上让那低
矮的身躯里发挥出无限的活力,也让每个在他们胯下被肉棒抽插的女子的肉穴都
流出了一滩滩的淫水。那些女子身下的淫水和那嘶哑浪叫的样子看来已经被肏得
很久了。

  「我们,啊,我们是五玫宗,嗯,弟子,你们不能,啊!」一个蓝色锦衣被
褪下的半裸女子凤睦含怒的一边被迫岔开腿和朴仁勇交欢,一边浪叫着大声警告
的说道。莫漓仔细一看,那个说话的管事水堂弟子双臂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被砍
掉,刚刚止血后便被褪下裙子躺在地上被朴仁勇抽插肉穴,那野蛮荒淫的样子令
莫漓不敢想象。

  「什么五玫宗,从今天起,你们都是我东夷椹风海盗团的肉奴了。我朴仁勇
和这些弟兄们便是你的主子!」那个最魁梧的东夷男子便是朴仁勇,只见他拿起
自己正在抽插女子的如玉般的断臂,张开大嘴便啃食起来,而胯下的肉棒却丝毫
不耽误的快速抽插着这个失去两臂的女子。那女子见到自己刚刚被砍下的双臂被
正在被肏着自己的男子吃掉,心中激怒攻心一下昏了过去。不过很快又在男子凶
狠的抽插下,呻吟一声睁开双眸绝望的看着那个曾属于自己的手臂被渐渐吃得面
目全非。

  莫漓一阵干呕,不过她还没有吐出来,便又被按在甲板上,一根肉棒狠狠地
插入肉穴开始耕耘起来。那肉棒比刚才的东夷男子粗大一些,但冲击的力量也更
加狂猛,撞的莫漓的美臀啪啪作响。莫漓心中苦楚至极,此时太阳快日落西山,
而自己的船也离海岸越来越远。

  一阵阵淫欲袭来,便是修炼过姹女决的莫漓也有些适应不来那种全力的深深
插入,很快她也浪叫着加入到了甲板上的淫乱中,心中满是抽插的快感以及二姐
的一句话:「他们会肏得你求他们吃掉你的。」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0)
分享到: 更多 (0)